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十三幕 進攻之前

作者:緋炎字數:4191更新時間:2016-08-16 20:00:10
布蘭多看了一眼遠處那道刀削一般陡峭的山壁,一邊回頭讓羅曼把蛛網之戒戴上。他發現商人大小姐的感知出人意外的靈敏,這個戒指正好可以進一步強化她的此項能力。

    羅曼覬覦這個美麗的黑白花紋的戒指好半天了,此刻自然是滿心高興,不過還是好奇地問道:“這也是一個魔法戒指嗎,布蘭多?”

    “恩,它可以讓你聽得更清楚。你留意一下地下,如果有什么動靜就提醒芙雷婭。我很快就會回來。”布蘭多知道這個山谷里除了黃金魔樹以外還有一頭石錐蟲,那東西也是從地元素位面過來的,在游戲里是一頭稀有精英,有一次忽然出現搞得他差點手忙腳亂。

    “有其他敵人嗎?”兩個女孩一起開口。

    “可能有,有備無患不是嗎?”布蘭多也不好意思裝先知,關鍵是以后不好解釋,只能含糊地答道。人性禁島無彈窗

    芙雷婭卻很理解地點點頭,雙手緊握帶鞘長劍護在羅曼身前,說:“我會保護好羅曼的,請務必快去快回。”

    “恩?”布蘭多驚訝地看了她一眼。這丫頭什么時候這么配合了,竟讓他有點不知所措地感覺,不過看起來不像是有什么陰謀詭計的樣子——他猶豫了一下放下背包,從里面翻出一卷繩索和鉤子,再看了兩個女孩一眼,這才小心地爬了出去。

    “芙雷婭,布蘭多這么一個人出去了沒問題嗎?”羅曼小聲問。

    “布蘭多有自己的打算,我們幫不上什么忙,只有讓他不用擔心這邊就可以了。”

    “芙雷婭?”

    芙雷婭甩了甩腦后長長的馬尾,明亮的眸子里露出認真的神色來。她不是認輸,而是自己的力量只能做到這么多——這位未來的女武神認真地思考自己的力量或許還不夠,要成為隊長,一定要更嚴厲地要求自己才行。獸龍無彈窗

    她出了一口氣,緊握著劍靠近胸口,下定了決心。

    而另一邊布蘭多背著繩索正沿著陡峭的山壁前進,他距離那條印象中的石壁的縫隙應當還有幾十米距離。他忍不住吸了一口氣看了看身后,還好黃金魔樹和它的魔仆、子嗣都依靠聲音和魔力波動而非視覺來發現目標,不然他這個位置可顯眼得很。

    他抓住一塊突起的巖石,沙礫沙沙順著石頭之間的縫隙落下去,不過這點聲音還不算什么。他只擔心會搞出大動靜來,因此都盡量放輕了動作。

    還有不到三十米,快了。

    一路上都沒有再掉落靈魂水晶,不過布蘭多知道自己還有最后一次機會。在前面那條縫隙中有一個寶藏——不,說寶藏也有一些不太正確。雖然玩家把一切提供物品、資源獎勵的隱秘場所都叫做寶藏,可他知道,那兒的寶物實際是一些遺物。電子生涯最新章節

    按照游戲中的劇情來看,大約是十年前一個叫做博格·內松的熱愛冒險的年輕貴族來到這個峽谷中,他和他的同伴在魔樹人的攻擊中走散,一個人僥幸逃脫躲到這里,最后卻難逃傷重發作而死。

    他留下隨身攜帶的財物和信物,憑借信物還能去布拉格斯完成一個任務,雖然獎勵微薄,但對于那個時候的布蘭多來說至少聊勝于無了。

    不過那個小貴族留下的財物卻是很有意思的,因為是隨機的,運氣好什么東西都開得出來。布蘭多人品最好的一次就開出過琥珀原石。當然他這一次不指望這東西,只要能開出靈魂水晶就很好了,因為在他記憶中靈魂水晶在這里出的幾率還蠻大的。

    他很快爬進了那條縫隙,這條巖石縫隙其實很淺,不過從外面卻很難發現。他一摸進去就看到了那個倒霉貴族的骨頭架子歪倒在一邊,令人驚訝的是每一個細節都與游戲中一樣,一時之間差點讓他產生了仍舊身在過去那個世界的錯覺。飛升劫作品目錄

    不過布蘭多很快冷靜下來,他小心地繞過那具骸骨,目光落在旁邊一個小口袋上。不過他微微一愣,因為他看到那個布袋上輕輕地放著一張布滿灰塵干燥發脆的羊皮紙。

    游戲中可沒這東西。

    他輕輕拿起那張羊皮紙,發現竟是一紙遺書,上面只寫了短短幾段話:

    ‘瑪莎在上,我可能將不久于人世。若我身故,來人有幸看到這頁遺書,我愿將我所有隨身遺物合法轉贈予此人。此外,我還有一處秘密的祖產,我愿將這份財富將一分為三,一份贈予此人,一份轉交給我的妻子,賽迪,一份遺留給我的女兒(后面的字句模糊不清)……

    若看到此遺書者有意于這份財富,請將這份遺書與我的信物一并轉交給我的妻子,并告訴她‘巴登舞會上的約會’,她會明白我想表達的意思。靈壺仙緣作品目錄

    最后,我對不起賽迪,愿瑪莎大人懲罰我——’

    布蘭多讀完,忍不住一愣。他越發確認以前自己從沒見過這東西,以前這個任務線不過是把這個貴族指骨上的璽戒除下來,交給布拉格斯的市民登記處,就會得到一筆獎金。任務線至此結束,再無后續。

    但這是什么原因?是因為這里和游戲有所不同?布蘭多搖搖頭,他本能地不愿意相信這個判斷,至少之前發現的每一點都完全吻合了不是么,沒道理在這兒就出現了例外。那么是什么原因呢?

    他想了一下,猛然想到難道是第一個發現的人才有這樣的任務?琥珀中是有許多唯一任務和第一任務之說,可是在副本中也有這樣的情況?這卻從來沒人提過。

    他猶豫了半天,只能先將遺書和璽戒小心地折在一起,然后貼身放好。他是覺得這個任務似乎有些耳熟,或許當年的確有某個人完成過——不過可惜遺書上關于對方女兒的名字和家庭住址那一段變得模糊不清了,否則這個任務就簡單明了了。大煉師作品目錄

    不過布蘭多并不在意這一點,任務越麻煩就代表獎勵越豐富。大不了先從布拉格斯的市民登記處入手好了,至少他還知道兩個線索——那就是這個貴族的名字和他妻子的名字。而且那都是日后的事情,現在他還得面對自己的難題。

    收好遺書,然后他開始審視自己的戰利品。布袋里有兩枚紅寶石,一些錢幣大約價值三十枚銀幣,這倒是一大筆錢。此外還有一個煙斗,一枚暗灰色的石片,一顆玻璃珠子。布蘭多倒出這些東西,再仔細翻了一下,失望地發現沒有靈魂水晶,這讓他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如果是在游戲中這些收獲已經相當不錯了,可現在他需要的不是材料也不是錢,而是能立刻增強實力的物品。不過失望歸失望,布蘭多還是把這些東西統統掃進腰包里,他沒時間去檢查那些是有用的,那些只是裝飾品、雜物,總之先安全下來再說。死靈仙人作品目錄

    打掃完戰利品,布蘭多再看了那具骸骨一眼然后原路返回,一切都很順利,他回到羅曼和芙雷婭所在的那條石縫中時明顯看到兩個女孩松了一口氣。

    “布蘭多,你終于回來了。你不在我和芙雷婭緊張死了,四周又沒有什么聲音,靜悄悄的。”羅曼拍拍小胸脯,出了一口氣。

    “不要扯上我——”芙雷婭臉紅了紅。

    “我去檢查一下四周的狀況而已,外面就只有一隊巡邏隊,我們要盡快干掉它們。”

    “我們要出去嗎?”

    “我們也可以不出去,等到再晚一些從山道的另一側出口離開。那樣可以避免戰斗,但是時間上可能比較緊。”布蘭多答道。

    “有多緊呢?”芙雷婭問道。我和美女市長

    “大約要晚兩個小時。”

    少女愣了愣:“從這里到里登堡有多遠?”她從小到大離開家最遠大約也就是到韋賓了,里登堡雖然常常聽大人口中提起,但那也僅僅是一個印象而已。

    “這么說吧,如果晚兩個小時,我們就得和瑪達拉的亡靈大軍賽跑。”布蘭多看了看羅曼:“我們或許會先一步抵達里登堡,但剩下的時間就不多了。”

    “那我們出去殺死那棵樹會快一些嗎?”她問。

    “那后面有一條密道,是以前商人用來避開關卡開掘出來的,我在布拉格斯的市政文獻上看過,以前我還在布拉格斯民兵團的時候——”我們的主人公面不紅心不跳地撒謊道。不過關于密道的部分他到沒有騙芙雷婭,只是他是在游戲中了解的而已。巫霸天下

    芙雷婭懷疑地看了他一眼。

    “那棵樹危險嗎?”她向外指了指。

    “非常危險,我們有一半的機會失敗。”布蘭多嚴肅地答道,雖然他非常想賭一把干掉黃金魔樹——但是他也告訴自己必須如實告訴芙雷婭他們需要冒多大風險,因為他必須為三個人的生命負責。

    在一個隊伍中,每個人都有為自己的生命作出選擇的權利,這是琥珀之劍的基本規則。誰也不能強迫誰。

    芙雷婭沉默了。

    “羅曼,你呢?”她問。

    羅曼搖搖頭:“我喜歡冒險呢,自己的生命就是要用來做有意義的事情。”

    芙雷婭這才收回目光,她點點頭:“我明白了,布蘭多,請你帶我們去戰勝它。如果失敗了,我也不會后悔。”仙武輪回無彈窗

    布蘭多笑了笑,他沒料到芙雷婭的反應這么大:“沒那么嚴重,我會告訴你們怎么對付它。不過我們先解決那隊巡邏隊,六只魔樹人,你們已經非常熟悉它們了,不過這一次我們要在一瞬間結束戰斗。”

    然后他帶著兩人來到石縫的邊緣,向外看去能很清楚地看到那隊黃金魔樹的子嗣。布蘭多比劃了一個范圍:“我們從這里潛伏過去,看我手勢發起突襲,在展開戰斗之前要盡量慢,一定不能讓它們發現我們的聲音。”

    “我們至少有半個小時時間,所以不必著急。”

    “芙雷婭。”

    “在。”

    “我和羅曼從右邊發起攻擊,你躲到左邊那塊巖石下面,當我們展開攻擊時,你攻擊最后面那兩個——它們的弱點你還記得么?”布蘭多讓羅曼和自己一邊其實是為了保護她,也是為了減輕芙雷婭的壓力,畢竟這位商人大小姐可沒有什么戰斗力。道證逍遙無彈窗

    芙雷婭點點頭,魔樹人的弱點在于四肢,因為它們的感覺器官全部在四肢上,失去了四肢它們就完全沒有威脅了。不過她卻有點緊張起來,之前他們對付魔樹人都是通過一些出其不意的計策,比如落石陷阱什么的,這次要正面交鋒,還要一瞬間結束戰斗——她是不擔心布蘭多能不能做到。

    可自己能不能做到呢?芙雷婭不確定。

    布蘭多看了她一眼,心里明白她在想什么。每個新手都有這樣那樣的問題,芙雷婭雖然應該算是‘NPC’,但想來應該不會例外。他想了一下,鼓勵道:“不必過于擔心,你的風后半身甲對它們克制很大,你應該放開手腳來攻擊——”

    芙雷婭點點頭。

    (PS.睡過頭了,遲了點點,抱歉.求收藏和推薦啊,大家,求支持!)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清镇市| 昭平县| 五常市| 晋城| 包头市| 嘉祥县| 莎车县| 淅川县| 清原| 云龙县| 沙坪坝区| 芜湖县| 安岳县| 托里县| 繁峙县| 明星| 密云县| 太保市| 闸北区| 湾仔区| 芜湖市| 横山县| 武清区| 石泉县| 拜城县| 隆安县| 罗山县| 博客| 淳化县| 灵川县| 那坡县| 祁东县| 黔西县| 葵青区| 瓮安县| 曲周县| 彭州市| 三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