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二十七幕 信風之環的變化(下)(第一更)

作者:緋炎字數:4374更新時間:2016-08-16 20:00:10
    半個小時不算漫長,可用在等人上一樣會讓人感到百無聊賴。

    布蘭多無聊之外干脆在一邊練習起元素使的火系法術來,布蘭多舉起雙手,學著那個流浪魔法師的樣子讓火焰在手指之間跳躍——他的表演很快吸引了一大群樹精靈與塔尼亞人的小孩,他們圍在布蘭多身邊,一眨不眨地瞪大眼睛看著布蘭多的戲法,儼然這位年輕的領主大人是個表演戲法的藝人。

    本來安蒂緹娜還在擔心布蘭多會因此而發脾氣,不過沒想到布蘭多不但沒發脾氣,還和那些小孩子打成一片,不多時就有了孩子王的勢頭。

    不知為何,這位貴族小姐站在一旁看到布蘭多與孩子們玩成一片的這一幕,心中微微有些感觸,仿佛有什么地方被觸動了一樣。

    她張了張口,想說什么卻沒發出聲音。近身棄少

    不過一旁的茜看到這一幕卻輕聲說道:“領主大人是個好人,”紅發少女之前從一個塔尼亞人手上買了一個漂亮的銀環——她用來束在馬尾上,火紅的馬尾在微風中輕輕擺動,看起來異常合她的氣質:“我以前從來不知道,貴族們也可以平易近人的。”

    “恩。”安蒂緹娜應道。

    “他是你們的朋友嗎?”忽然一個厚實低沉的聲音問道。

    兩位女士吃了一驚回過頭,看到一個滿頭綠發,披著樹葉頭飾與斗篷,幾乎赤裸著上身露出閃亮的肌肉的高大精靈站在她們身后一旁,正看著不遠處的年輕人。

    樹精靈,而且看樣子還是個德魯伊。

    “是的,先生。”安蒂緹娜臉臉一紅,下意識地向旁邊讓了讓。伐權無彈窗

    “你們就是來自冷杉領的客人嗎?”樹精靈又問。

    貴族千金點了點頭。

    “我聽說你們人類的貴族看不起我們和塔尼亞人,認為我們是野蠻人,不過看這位領主大人的所作所為,似乎我對你們人類有所誤會?”他問。

    “領主大人從不這么認為。”安蒂緹娜答道:“事實上他還保護著許多塔尼亞人。”

    “原來如此。”樹精靈看著布蘭多,點點頭。

    ……

    但布蘭多并沒有注意到這邊的對話,他一邊回應那些小孩子的要求,讓他們看各式各樣新奇的把戲——時不時引起孩子們的歡呼,綠之塔雖然壯觀、美麗,但卻少于見到外來的事物——遠遠近近的小孩們知道有一個表演焰火的巫師來了,人越聚越多,就好像過節一樣。三十三天最新章節

    芙妮雅站在布蘭多身邊,這些同齡人看著她布蘭多哥哥崇拜的目光,極大地滿足了這個塔尼亞小姑娘的滿足感,她偶爾也抬起頭用亮晶晶的目光看著布蘭多,頭一次感到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可以與爸爸一樣偉大。

    不過布蘭多一邊在回應孩子們的要求,一邊卻在練習著火系法術的熟練,因為元素使與旅法師使用元素池的方式不盡相同,事實上對于元素使來說元素池更像是一個通道——通道越大,與元素的協同越高,他們能同時施展的法術也就越多。

    也就是說元素使事實上并不真正消耗元素,只是將自然界中游離的元素經由這個通道重組一次而已。比如說一個占用十格火元素池的火焰之矢,事實上并非是消耗了十點火元素,而是要借用十格元素通道而已。神國無彈窗

    而只有那些超過十環的上位法術,才會以消耗自身儲備的元素為代價來引導整個天地之間的元素環境,構成那些規模龐大的魔法。

    不過即使是這些法術真正所需的消耗也并不多,比起占用的元素通道來說,消耗的元素有時候還不及幾十分之一。

    因此元素使的元素儲備自然恢復的速度相當慢,一直到成為精靈使之前每天也只能全元素恢復1點而已。

    就是到了精靈使位階之后,也不過加倍。

    事實上到了后期的戰爭中,元素使們大多用元素結晶來支付消耗,然后用自己的元素池作為通道來引導大型法術。尤其是那些大精靈使,借由元素協同能力一次引導三四個大型法術也是很常見的事情。

    而旅法師則是自成體系,以自己為世界用地牌產生元素,并支付這些元素,事實上是一個獨立而完整的循環,幾乎不與這個世界發生直接的聯系。九霄道途最新章節

    布蘭多有時候忍不住想或許正是如此,旅法師才可以自己創造一個世界。

    布蘭多一邊練習法術,一邊看了看自己的火元素池——火元素池才不過三十八格,離解封火巨靈還有老遠一段距離,這讓他忍不住有點沮喪。不過布蘭多看到火焰在自己手上跳躍形成一個圓環的形狀,忽然之間腦海猶如一道閃電劃過。

    他想起一件事來。

    年輕人趕忙去翻自己的口袋,果然從最下面找出來一條項鏈:

    焰之星【魔法】,火元素池擴容一半,火元素強化10。

    這東西還是他在干掉大地神使艾克門時得到的獎勵,因為當時手上壓根沒有火系牌組,因此一直壓在箱底不知道放了多久,一時之間連他自己都忘記了。雙生催眠師最新章節

    要不是今天閑得無聊在這里練習法術,壓根就沒想起有這么一回事來。

    不過有這東西就好辦了,布蘭多馬上取下食尸鬼項鏈帶上焰之星,然后再打開元素池一看,三十八格元素池立刻變成了五十七格,已經大大地超過火巨靈所必須。

    他按捺住內心的激動,雖然忍不住想大笑三聲,但還是立刻先打開卡冊將火巨靈解鎖:

    火巨靈

    (焦熱之獄 X)

    15火

    【生物—元素/巨靈,36級生物】

    橫置,讓火巨靈對你的敵人造成巨大傷害,并將其洗回牌庫。

    當火巨靈在場上時,支付火2每天。

    ‘在焦熱的大地之上,火巨靈總是讓它的敵人們聞風喪膽——’表姐同校園最新章節

    不過布蘭多還沒來得及多欣賞這張新入手的卡牌,他忽然聽到有人在喊他。這位年輕人抬起頭,目光越過一眾孩子頭頂,看到不遠處人群之中站著一個熟悉的家伙——老劍士庫蘭。

    那個老人正在那邊給他打了個手勢。

    布蘭多看到庫蘭時其實并不感到奇怪,在維羅妮卡等人離開的時候,他就借由火爪蜥蜴人領主羅帕爾之口找到這個老劍士,讓他去調查一下克魯茲人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比起火爪蜥蜴人來,作為人類的庫蘭在這里明顯更加不顯眼一些。

    不過他沒想到進展這么快,布蘭多想這個老家伙的辦事能力還挺強的,從他們離開‘半人馬之蹄’集市也不過才一兩個鐘頭而已。
荒道作品目錄
    他馬上停下手上的法術,安撫好一眾孩子,告訴他們他有正事要辦了。不得不說他已經在那些塔尼亞人與樹精靈的孩子們中享有了巨大的聲望,雖然依依不舍,不過孩子們還是分開一條路讓他向庫蘭走過去。

    “怎么樣了?”布蘭多一靠過去,立刻問道。

    庫蘭在路邊的一株木樁上坐下——雖然這里整個街道都是木質的——他抬起頭看著布蘭多,答道:“你猜猜怎么了,小子。”

    “我怎么猜?”布蘭多沒好氣地說道:“總之不會是和我們相同的原因,從時間上看,他們出發的時間比我們早多了。因此除非德魯伊們事先通知他們,否則他們因為這個原因出現在這里。”

    “何況克魯茲帝國才不關心信風之環會怎么樣,除非這里面藏著什么神器。”不過提到神器,布蘭多忽然一個激靈,忍不住想是不是瓦爾哈拉有什么消息流傳出去了。茅山捉鬼師

    “算了,你直接說吧。”布蘭多皺了皺眉答道。

    “神器?”庫蘭一愣:“你倒是猜了個八九不離十,他們是為獅心劍來的。”

    “獅心劍!”布蘭多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這又是怎么一回事?獅心劍怎么會在這個地方?

    “是的,你知道半年前發生在夏布利那次異變吧?”

    布蘭多臉色變得古怪起來,心想自己不但知道,甚至連那反應都是他弄出來的。他強壓下自己的疑惑,又問:“可那反應不是發生在夏布利嗎?”

    “據說那是神器反應,聽說與獅心劍有關,不過奇怪,獅心劍不是在王室手上嗎?”庫蘭皺了皺眉:“反正不管怎么說,那些人就一路找了過來。我聽說他們從夏布利南方進入黑森林的,看來是一無所獲,所以一直知道找到這里。”幕府將軍本紀作品目錄

    布蘭多一下子明白了過來,這些家伙定然是沒有收獲之后,又聽聞了信風之環的異變,所以才聚集到了這里。

    不過這算不算也是一種歪打正著呢?

    他忽然有點苦惱起來,他很清楚炎之刃、獅心劍與克魯茲人的復雜關系,對方派出一個公爵軍團長來負責此事,就足以看出帝國方面的重視。

    可問題在于信風之環與整件事壓根沒有關系,里面只是沉睡者瓦爾哈拉而已。可是這些人想必不會相信,他們肯定會和自己一樣去一探究竟。

    這下麻煩了。

    布蘭多忽然感到有點棘手起來:“來這里的,應當不止有克魯茲人吧?”他忽然又問道,既然神器反應引起了那么大的震動,那么肯定不會只引起克魯茲人窺探。網游之地獄之門最新章節

    庫蘭贊賞地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你猜得對,不只有克魯茲人,埃魯因人也來了,受命的是王黨——不過使節團進入黑森林的時候埃魯因還沒發生分裂,我想他們還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

    “不知道也差不多了。”布蘭多搖搖頭:“還有呢。”

    “布加的巫師,炎之圣殿,還有一些亂七八糟的勢力。”庫蘭答道:“不過德魯伊們只允許埃魯因人、克魯茲人和炎之圣殿的人進入城市,布加的巫師們是以個人為單位進入綠之塔的。”

    “你打聽得這么清楚?”

    “只要有酒吧和冒險者,這些消息就藏不住。”

    布蘭多點點頭,心想這次熱鬧大發了,還不知道接下來的冒險會是怎么回事。不過他并沒有表現出驚慌失措的樣子——至少他還有幾個先手不是么。

    一是與德魯伊們的關系,二是芙妮雅,三是他對黑森林的熟悉。

    尤其是第三點,這是任何人都不能比擬的。

    不過他正在思考,卻忽然聽到一聲驚呼。然后人群變得慌亂起來,好像發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布蘭多抬起頭,已經感到庫蘭在一旁推了推他。

    “小子,快看天上!”

    “怎么了?”布蘭多不解地抬起頭。

    然后他看到了一副令自己不敢相信的畫面——

    就在他眼前,那道磅礴的、巨大得仿佛沒有盡頭的云墻——信風之環——它正在緩緩向兩側移動著,仿佛開啟了一道亙古之前就存在的巨門。

    時間在那一刻變得緩慢而又加速流淌,仿佛只是一刻,白色的云墻上就出現了一條裂縫。

    那裂縫在天邊只有一線,但也可以想象它實際上是多么巨大。

    “云、云中之徑!”布蘭多目瞪口呆地看著云墻,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未完待續,如欲知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高青县| 会宁县| 巫溪县| 娄烦县| 榆树市| 邛崃市| 德江县| 清徐县| 广河县| 枞阳县| 哈巴河县| 莱西市| 密山市| 元谋县| 界首市| 资讯| 绥芬河市| 景东| 抚松县| 县级市| 石阡县| 吴堡县| 拜泉县| 临汾市| 麟游县| 会理县| 大足县| 邳州市| 天长市| 尉犁县| 河东区| 大英县| 大英县| 正安县| 松江区| 左贡县| SHOW| 岑巩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