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十六幕 邪惡的同盟

作者:緋炎字數:3701更新時間:2016-08-16 20:00:10
    季節的更替不疾不徐地環繞在安培瑟爾港口之外進行著,日益茂密的森林開始覆滿綠野丘陵,港口外的發掘工作也沒能完全遮掩住消息,自從布加的工匠巫師離開之后,關于天青之槍的傳聞還是流傳開來。

    “真是多事之秋。”

    伍德揉著眉角盯著紅木桌面上的一頁信紙,紙張雪白,是來自克魯茲東部,毗鄰四葉草之野的森林邊境出產的特等品。信箋一角還殘留著淡淡的焦灼的味道,這是火焰魔法留下的魔力印記特有的痕跡。這個印記在它被消抹掉之前應當是四對展翅的雄鷹,代表著炎之圣殿——或者不如說是克魯茲帝國最高等級的機密文書。

    他抬起頭,在紅木桌邊坐了一會,濃密的眉毛之下盯著對面墻壁的眼神一時間顯得有些虛無縹緲。然后這位圣殿的前任大主祭手上忽然燃起一團金色的火焰,他輕輕一抖手,燒成焦炭狀的信紙頓時化為一片飛灰。萬界合流最新章節

    伍德仔細整理好桌面上的余燼,然后才直起身來,整理了一下金色的祭祀長袍。密信上的消息證明了近幾日以來港口內流傳的消息,但其實更進一步,他早已從那個年輕的托尼格爾伯爵那里得知了相關的一切信息。

    埃魯因人并沒有打算隱瞞他,或者說至少不打算掩蓋表面上的事實——天青之槍果然存在于安培瑟爾。但這毫無意義,因為布加人已經先一步將它運走。

    伍德神色不定,腦子里反復揣摩著這個事件中所包含的信息。這不知是那位埃魯因的小公主殿下的果決,還是那位年輕的伯爵大人的過人精明,但他們憑借天青之槍從布加人手上換取的好處已經十分明顯了。

    他不禁回頭看將目光投向窗外,窗外是安培瑟爾港口內淺紅色起伏的屋頂,翠綠的藤蘿從玻璃上垂下,將灑在紅木桌面上的陽光分割成奇特的形狀。未解之謎研究所最新章節

    這真是一座生機勃勃的城市,但現在已經不屬于炎之圣殿了。

    對于這件事伍德其實并沒有什么感觸,圣殿犯了一個錯誤,就應當為此付出代價。關鍵是至少這個王國還是信奉金炎之道,他們的民眾也并未偏離對于炎之圣殿的崇敬之心,對于世俗的利益,伍德其實一直并未太放在心上。

    但真正讓他擔憂的,是圣殿內部——不,應該說是帝國高層對于天青之槍的覬覦之心。貪婪會蒙蔽人的心靈,對那群貴族來說尤是如此。甚至就算是他自己,也深受其害。

    但信上的辭令看來,皇帝陛下本人應該也有所意動。畢竟是天青之槍啊,蒼之詩中最著名的武器——到這個層級,就已經不是他可以改變的。在以前大主祭的位置上說不定還能想一些辦法,但現在就已經不是他可以操心的事情了,只能希望炎之圣殿內部的持權者們能夠理智一些,看清炎之王的真正教義所在。陰間辦事員作品目錄

    他嘆了口氣,取下主祭方帽戴在頭上,然后打開門。忠誠于圣殿的騎士們早已等在外面,他的副手——不再是先前的居埃修士,自從出任炎之圣殿與埃魯因王室的聯絡人之后,他的副手就被換成了一個更加精明的軍官。那人之前必定是來自于帝國核心的外交機構,伍德只要一看他的著裝習慣于舉手投足的細節就能一目了然——此人名為彼德,為人極其圓滑,他一看到伍德立刻深深地低下頭,露出那油光可鑒的禿頭,畢恭畢敬地問候道:“主祭大人,是不是關于圣劍奧德菲斯的事情?”

    伍德看了他一眼,好像是要將這家伙看穿一樣,然后淡淡地答道:“這是圣殿的機密,有必要的話,我會告訴你們。”

    “我明白。”彼德笑瞇瞇地回道。地府巡靈倌

    伍德回過頭,威廉姆斯在安培瑟爾之戰中遺失的圣劍奧德菲斯的碎片本身其實并不重要,圣殿方面也同意用一艘新式護衛艦與布蘭多換回圣劍的殘片,但關鍵是圣劍的意志與靈魂。

    那位托尼格爾伯爵的身份極為特殊,背后甚至有銀精靈與龍族的影子,讓圣殿高層感到十分棘手。何況對方似乎也沒有加入帝國的意向,因此高層的意見也并不統一,一方面認為應當順從炎之王的選擇,另一邊的意見則要強硬得多。

    這又是一件麻煩。

    太多年的高高在上讓炎之圣殿對待外面的事物已經有些高傲甚至冷漠了,有元老甚至有暗殺的想法,先不說暗殺一位炎之圣殿治下的貴族有多么荒謬。真正讓伍德憤怒的是,這些人似乎已經忘記了先賢的教義了。巫蠱傳奇之降頭作品目錄

    要帝國還是要真理,早一百年,這對炎之圣殿來說不是一個問題。自從克魯茲變革以來,雖然帝國的向心力日益加強,但王權的分量一日比一日加重,已經開始威脅到克魯茲存在的根本。

    可笑的是,某些人還壓根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

    伍德今天要見的仍舊是北方貴族至今仍舊滯留在安培瑟爾港口內的代表,雖然桌面下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更繁重,但對于留在埃魯因的事務來說,仍舊是將戰爭放在第一要務。

    對于金鬃托奎寧的戰爭。也不知道那位王長子是否已經作好了萬全的準備,雖然他在作出承諾時信誓旦旦,但西法赫家族在此次戰爭之中早已元氣大傷。何況本身作為一個傀儡,能有多少威信還是一個未知數。楊道長講故事作品目錄

    圣殿絕對不會在一個必然失敗的賭注上投入多少精力。對此伍德只能希望哪位王長子殿下也明白這一點。所幸那是個聰明的家伙,想必不會太過天真。

    他帶著副手噔噔噔走出門外,但正是這個時候,一個下人來到他面前一躬身,道:“主祭大人,有特別的訪客。”

    “特別的訪客?”

    伍德停了下來。

    禿頭的彼得已經走上前去想要趕人:“你這家伙,看不到主祭大人有正事要辦么?有什么訪客,只要不是帝國來的客人,讓他們稍等一下好——”

    伍德打斷他的話,伸手攔住這家伙,“是帝國來的客人么?”

    彼得一下僵住了。

    “是的。”下人畢恭畢敬地答道。致我最愛的你作品目錄

    “讓他們稍等,我馬上就到。”伍德想了一下,皺起眉頭答道。

    但他話音未落,一個嚴肅的女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不必了,伍德主祭。你知道在下的習慣,我們已經到了。”

    伍德聽到這個聲音,微微一怔,他抬起頭來。果然看到那個帝國名聲顯赫的女人——

    她竟然來了。

    ……

    與安培瑟爾一帶的陽光明媚不同,越過北方廣袤的弗拉達森林,進入派達爾松后,鄉下間的氣候就變得陰雨綿綿。連日來的暴雨造成馬季河水暴漲,瑪姬坦一帶的道路也變得泥濘難行。

    大雨滂沱之中,黑色如同幽靈般的馬車顛簸穿行在樹林之間,車窗的簾子被挑起一角,背后一片漆黑的車廂中一只如同死魚眼一般隱隱泛白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窗外陰翳的景色。虛擬源代碼無彈窗

    陰沉沉的云層像是裹尸布一樣絞成一團盤踞在森林上空,雖然才是正午,但天色就一片昏暗。

    “蒼穹之青的軍團長去安培瑟爾干什么?向埃魯因人宣戰?”沙啞的嗓音問道,隨即冷笑起來,好像覺得這個玩笑十分有意思。

    車廂中的冷笑聲叫人不寒而栗,過了一陣才有另一個嗓音接口道:“恐怕是為了北方的戰事。”

    “如果你那么想,就離絞刑架不遠了。克魯茲人還不需要為一個小小的托奎寧而分散注意力,他們在安培瑟爾一戰中吃了大虧,絕不想再給布加人落下把柄。”第三個開口的人,聲音沉穩,嚴肅而充滿了威嚴的。

    他一開口,其他人就沉默下來。

    “炎之圣殿在安培瑟爾既輸了面子又輸了里子,表面上他們從我們手里沒討到好,但其實最終的贏家既不是我們也不是他們。”聲音停了一下:“埃魯因有個英明的公主殿下啊。”我的貼身校花作品目錄

    “公爵大人,”此時才有人敢接口道:“你是說我們引起炎之圣殿的注意了?”

    “很可能,克魯茲人不可能沒有人發現不對,難道你們真以為你們能做到天衣無縫?”威嚴的聲音答道。

    “那我們應該怎么辦?”

    沒有人回答,馬車內一時沉默了下來,只剩下車廂咯吱咯吱搖晃時發出的響動。過了好一會,最開始那個沙啞的聲音才說道:“只要想辦法拖延一下——”

    “所以這就是我們來此的目的。”

    那個威嚴的嗓音才答道。

    這時馬車終于在行進的過程中停了下來,前面的雨幕中出現了一座青黑色的城堡,士兵們在城垛上呵斥著,但聲音很難穿過雨幕。這時馬車的車門終于打開了,從上面跳下一個身披斗篷的劍士。

    那劍士抬起頭來,兜帽下面胡子拉碴的臉看起來像是安列克或者北方一帶來的流浪騎士,但若布蘭多在此一定會認出對方的名字。

    雄鷹劍士,德賈爾。

    “快打開城門,這里是你們的伯爵大人最尊貴的客人。”他高喊道。

    “你們是誰?”城頭上傳來士兵的質問聲。

    “我們是他最想要看到的盟友,去告訴他,如果不想被公主殿下絞死的話,就立刻打開門放我們進去!”德賈爾高傲地回答道。

    這一問一答可謂無禮至極,但士兵們正要發作,雄鷹劍客卻丟出一件東西遠遠丟上城頭。他看著那東西在大雨之中劃過一道漂亮的拋物線落入城中,才喊道:

    “把這東西拿給讓德內爾,他會明白的!”

    “去吧,蠢蛋!”

    ……(未完待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民乐县| 洛川县| 鄂州市| 十堰市| 泗水县| 砀山县| 砀山县| 义乌市| 鄂州市| 元氏县| 芜湖县| 获嘉县| 乌兰察布市| 共和县| 来安县| 江口县| 裕民县| 中山市| 遂溪县| 承德县| 门头沟区| 常宁市| 桐梓县| 石河子市| 吉林市| 翁牛特旗| 舟曲县| 托克逊县| 沂源县| 澳门| 余姚市| 扎囊县| 东至县| 额济纳旗| 佛坪县| 荆门市| 长乐市| 崇左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