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七十六幕 骨骸的遺產(下)

作者:緋炎字數:6794更新時間:2016-08-16 20:00:10
    布蘭多的目光越過弗朗西斯之握,停留在第四件物品上。那是一面帶銀柄的小鏡子,鏡框上雕刻著非常精美的波浪狀花紋,有點像是女士的用品。《琥珀》中的裝備數以億計,除了一些非常著名或者是他曾經用過的之外,他也不可能都認識。他拿起那面鏡子,淡綠色的光屏在鏡子上展開。一看上面的文字,布蘭多不禁輕輕挑了一下眉。

    “原來是這東西……”

    “這是什么?”在布蘭多的目光落在那面小鏡子上的同時,菲拉斯也注意到這件所有物品之中最精致的小玩意兒。作為貴族,他還是本能地優先在意華麗的外表。

    布蘭多舉起那面鏡子——

    瓦蘿拉的梳妝鏡。

    【幻想】

    生命+20

    三重斬等級+1水滸直播間作品目錄

    附加技能:

    真實之影—瓦蘿拉的梳妝鏡復制一切謊言,使用瓦蘿拉的梳妝鏡選擇目標可以復制其上一個使用的能力。該能力會以真實幻術的方式存于鏡子之中,使用者可以施展此能力一次,支付其十分之一的消耗。(冷卻時間,一天)

    夜之女神的梳妝鏡,這面鏡子在《琥珀》中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道具。它可以復制能力,但施展出的能力是以幻術的方式來呈現,只是這個幻術是一個真實幻術——既只要受術者相信這個法術是真實,那么他就必須承受一切相應的效果。

    但若他不相信,這個法術對他來說就僅僅是一個幻術那么簡單。

    因此使用這面鏡子非常有技巧性。若你復制的技能太過離奇,別人多半不會相信。但也有人反其道而行,專門學一些非常奇葩的技能——譬如劍士學元素使的技能,往往你不相信的時,諸如寒冰之爪一類的控制法術就真正落到你身上了。我村后面有座仙山無彈窗

    布蘭多過去也是聽過這面鏡子的名字,但一直未能見過實物。他拿著那面鏡子給菲拉斯解釋了一下,當然并沒說得那么詳細,只說這是一位美麗的女騎士留下的遺物,鏡子有復制幻術的能力。

    沒想到這番話聽得后者眼中閃閃發光,忍不住問道:“等等,在下有個不情之請,伯爵大人,能不能把這面鏡子送給我?”

    菲拉斯雖然表面上吊兒郎當的樣子,但骨子里還是接受的貴族教育。從貴族的禮節上來講,這具骸骨是他們一起找到的,但菲拉斯很清楚這只是布蘭多賣他的一個情面而已。

    對于貴族來說,在一次冬獵活動中請對方來審視戰利品,已經是最高規格的禮遇。菲拉斯可不會天真地以為自己真有分享這些戰利品的資格,他看得出來布蘭多即使不需要帶上自己也一樣能找到這里來;然而他也沒提‘買’這個字眼,在他們這個圈子里,這樣問話無疑是非常無禮甚至帶有一些侮辱性質了。末世游戲:紀元系統無彈窗

    尤其是是布蘭多現下的身份可以說比他還高。

    菲拉斯這么開口,其實意下就是將來會還他一個人情的意思。布蘭多也聽出了這句話的言外之意,有些意外地看著對方。他不明白這面鏡子對對方有什么重要的,需要用一個人情來償還。

    要知道地位越高人的,越不喜歡欠人人情。菲拉斯自己雖然不過是個見習騎士,但別忘了未來他可是會成為克魯茲帝國的一方親王。

    看到布蘭多有些不解的意思,菲拉斯這才解釋道:“伯爵大人,你提到這是一位美麗的女士生前的遺物。我覺得它一定能配得上勞倫娜,我一直想送她一件禮物。”

    “原來如此。”布蘭多這才反應過來,心想沒想到這家伙還挺浪漫的。他看了看手中的銀鏡子——說實在話,這東西是一件不錯的魔法奇物,即使是他自己用也能發揮不小的作用。不過另一方面,獲得勞倫娜與菲拉斯的好感的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觸璟生情作品目錄

    他在克魯茲帝國得罪了不少人,尤其是殺了威廉姆斯的事情雖然被伍德蓋下,形容成這位副團長死于與惡魔的偷襲之下。但這些說辭也只能糊弄一下一般民眾;威廉姆斯在克魯茲本身即是大家族的之后,親人與至交好友都是權勢盛極一時的人物,即使一時不找他麻煩,但難免背后對他心懷惡意。

    更不用說最近黑名單上又莫名其妙多了一位宰相的千金。宰相的千金在《琥珀》中布蘭多是沒見過,不過那位著名的帝國宰相在游戲之中可是一位手眼通天的人物。而且他所在的派系與威廉姆斯的圣殿派又截然不同,這樣一來他等于說就同時得罪了帝國的兩大勢力。

    因此他不得不考慮拉攏一下帝國內的溫和派。畢竟埃魯因有先哲曾經說過,談及埃魯因的政治就繞不開帝國與風精靈,雖然這么說有些無奈,但卻是這個古老的王國真實的寫照。不要說公主一黨目前還未統一埃魯因,就算是羽翼已豐,埃魯因的地緣也讓布蘭多不可能使這個王國徹底脫離克魯茲人與風精靈的影響。修念成真最新章節

    他雖然口口聲聲說要與炎之圣殿決裂,但布蘭多心中其實很清楚。埃魯因在真正成為一個帝國之前,最好的選擇就是在風后圣殿與炎之圣殿之間保持中立。

    他的看法同樣來源于那個先哲。

    那個先哲的名字叫做瓦拉蒂朗,是圖拉曼在凡世時的老師。科爾科瓦王朝建立,‘白王’愛德華登基到安森十一世早期近百年王國的重臣。也是中興時代的締造者,要說圖拉曼與他自己的祖父達魯斯也不過是蒙這位先哲的蔭蔽。

    布蘭多答應幫維羅妮卡的忙其實未嘗不是沒有這方面的考慮,而勞倫娜與菲拉斯的家族在克魯茲境內也有不小的影響力。關鍵是菲拉斯的家族與法伊娜的家族關系很好,如果能同時拉攏這兩個大家族,帝國內就有了制衡那些潛在的敵人的力量。我家系統沒精靈作品目錄

    當然,最關鍵的一點是。布蘭多對菲拉斯與勞倫娜的印象還不錯,兩位雖然都是大貴族的后代,但表現得并不狂妄驕橫。相比起這兩位,他不得不懷疑起那個所謂的帝國宰相與花葉大公的家庭教育問題。

    好在法伊娜雖然蠻橫無禮,但本質倒不壞。那個宰相千金他實在是有點不敢恭維。

    而布蘭多一向認為個人的品質能決定許多事情,倘若菲拉斯與勞倫娜與那些不堪入目的貴族子嗣一個德行,就算是他們背后的家族在克魯茲勢力再大,他恐怕也會不屑一顧。雖然早已與過去那個自己的一切告別,但布蘭多內心中其實始終還保持著死游戲宅最后一線的孤高與驕傲,否則若他能夠妥協,今天就不會惹上這么多的麻煩。

    說到底,埃魯因本身就與他沒有什么關系。妖孽夫妻傾天下

    他看了菲拉斯一眼,將鏡子丟了過去。“你們是客人,我是主人,主人送客人禮物也是應當,不必那么客氣。何況這些本來就是無主之物,說不定冥冥之中勞倫娜女士正是它選擇的主人呢。”

    “說得也是。”菲拉斯眼前一亮:“不過伯爵大人你實在是我見過最慷慨的紳士,等有機會請一定到克魯茲帝國來,我一定會將你作為在下最尊貴的客人。”

    布蘭多微微一笑,這家伙這么說,基本上就是把他當做一個可以值得交往的人了。但他并沒有太在意地點了點頭,這只是一個契機而已,真正要產生緊密的聯系,還是需要利益才行。

    不過他有的是機會,因此一時也不著急。布蘭多心中擁有開發黑森林的想法,黑森林中擁有整個沃恩德最為奇珍的商品,有了千金難求的特產,他不信克魯茲貴族能坐得住。即使是帝國的貴族,一樣要養家吃飯,越是龐大的家族,其實開銷也就越是驚人。帝國貴族那有沒有自己的產業的?尤其是追求奢靡生活的克魯茲上層社會,到時候他手上的東西一定會引起對方的興趣。崛起諸天最新章節

    菲拉斯的確也有大家族的子嗣的氣概,作為貴族,他當然明白夜之女神的梳妝鏡的價值,但收起這面鏡子時卻像是收起一面普通的鏡子那么不在意。然后他看了看地上的其他東西,問道:“這些東西呢,伯爵大人你也應當認識吧?”

    布蘭多輕輕點了一下頭,一一給他介紹了一下雙環蛇之戒與弗朗西斯之握。不過當然他并未說得那么詳細,只是點出這兩樣魔法物品的大概價值與歷史而已。事實上他很清楚,菲拉斯這樣的貴族子弟也不大會對這些東西的實際用途感興趣,反倒是這些魔法物品的背景更吸引他們。

    說完弗朗西斯之握那個‘非正義的騎士’的故事,布蘭多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件東西上。就是之前他看到那枚牙齒,有點像是狼牙,但布蘭多仔細一看,卻發現這東西竟然是一枚骨龍牙齒。不死尸魂無彈窗

    這可是不得了的好東西,骨龍之牙作為《琥珀》中最珍貴的材料之一,用它鑄造鎧甲,能夠獲得抵抗衰老詛咒的特異能力。將它鑲入武器之中,就能使武器獲得衰老詛咒的特殊力量。

    在上一世,骨龍之牙的價格就高達幾十萬托爾一枚。布蘭多就曾經想盡辦法搞到過一顆,不過那時候這東西制造的武器對他的用處其實不大,因為《琥珀》中公認最適合它的是擁有時間要素的玩家。

    原因很簡單。骨龍之牙提供的衰老詛咒的觸發幾率從最低1%到最高2.5%不等,視鍛造的效果而定,觸發幾率可以說相當低。這個觸發幾率對于一般玩家來說有些雞肋,但對于擁有時間要素的玩家卻不一樣,因為擁有時間要素就意味著擁有流逝這個主動要素效果。
殺手養成手冊作品目錄
    流逝的主動要素效果描述為‘只要法則之線趨向于穩定,使用者的攻擊可以影響敵人并使其迅速衰老’,事實上就是主動觸發衰老詛咒。而這個效果可以與骨龍之牙本身的效果疊加,等于說在擁有骨龍之牙的情況下,開啟了流逝效果時衰老詛咒基本上等于增效了一倍。

    作為前一世少數體會的高檔次物品之一,布蘭多一直對這東西的效果記憶猶新。而在這里,他更是擁有比時間要素更高一層的時空屬性。這東西簡直是就是天生為他而準備的。

    他拿起這枚牙齒時,看一旁菲拉斯的眼神都忍不住有些柔和起來。這簡直就是個財神爺呀,要是每次下副本都帶上這家伙的話,豈不是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神裝畢業了?

    當然他也知道這就是想想而已,菲拉斯與勞倫娜也不大可能一直留在埃魯因。想必只要安列克一死,他們與維羅妮卡就會回克魯茲帝國。霍格沃茲不靠譜

    “咦,這是骨龍之牙?”菲拉斯似乎也認出了布蘭多手上的東西。

    布蘭多微微一愣,有些驚訝:“你認識?”

    “啊,大概聽說過,”菲拉斯有些小得意地答道:“我聽說這東西就是從瑪達拉的骸骨巨龍身上拆下的牙齒對吧?”

    “不對。”布蘭多還沒開口,一旁的哈魯澤就打斷了他,他稚聲稚氣地說道:“瑪達拉的骸骨巨龍不過是用亞龍的骨頭拼裝起來的怪物罷了,真正的死靈巨龍是死去的成年龍族,整個沃恩德也只有少數巨龍被轉化成為死靈,它們的力量與生前幾乎相差無幾,即使是那位手持水銀杖的皇帝陛下,也對它們尊敬有加——”

    “咦。”布蘭多將目光移到這位小王子身上,后者臉微微有點紅,卷曲柔軟的發絲順從地貼在額前,眼睛在黑暗中映襯著照明水晶的光芒亮閃閃的看起來十分女性化。但他還是堅持說道:“是我姐姐告訴我這些的。”傲翔九霄作品目錄

    “你姐姐,格里菲因公主?”菲拉斯反應了過來。

    “姐姐說過,瑪達拉才是埃魯因的生死大敵。你們克魯茲人雖然一直試圖操縱王國的權柄,但畢竟不會將王國陷入一片火海之中。然而對于亡靈來說,生與死之間的界限是很容易打破的……”

    哈魯澤像是憋足了一口氣看著菲拉斯一眼:“但是我一直很奇怪,大家都是人類,為什么不能齊心合力對付那些黑暗中的怪物呢?”

    “這個嘛……”菲拉斯被說得有點尷尬,忍不住抓了抓頭發。

    布蘭多有些同情地看了這家伙一眼,他也不好和哈魯澤解釋其實瑪達拉的骨頭架子嚴格來說并不算是怪物。畢竟亡者也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它們并非是真正的不朽,不過是另外一種存在方式而已。玄幻竊命師無彈窗

    事實上在沃恩德,瑪達拉的亡靈與克魯茲的人類,圣奧索爾的風精靈一樣,都信仰著象征著秩序的瑪莎。只是一個崇尚黑暗的秩序,一個心向光明。

    但也不能說格里菲因公主的話有錯,生死之間的界限是很脆弱的,但兩者畢竟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亡靈千百年來侵襲埃魯因東境,例如布契這樣的例子并不在少數,作為人類來說,實在很難從亡靈的角度卻考慮問題。

    他嘆了口氣,揉了揉小王子的頭發:“這些都是你姐姐告訴你的?”

    “尼玫西絲大人也說過一些……”

    這和布蘭多猜想差不多。不過他并不打算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拍了拍小王子的肩膀。然后轉身嘩啦一聲從那具骸骨上扯起它的鎧甲,將本來就腐朽不堪的骨頭架子扯得四分五裂。慘劇高校作品目錄

    “布蘭多先生你……”菲拉斯嚇了一跳,一直站在最后面的茜也驚訝地瞪著自己的領主大人。山民和貴族一樣,對于亡者都有極為尊敬。

    但布蘭多看了看那鎧甲,解釋道:“你也看出來了,一般人是不會帶著記錄著文字的骨板與帶著詛咒的劍的。會使用它們的只有一類存在。”

    菲拉斯微微一怔,反應卻極快:“等等,伯爵大人你是說……”

    布蘭多點了點頭,他基本上已經可以確認這東西‘生前’就是一具骷髏。更可能是骷髏騎士。他事先受那個玩家的攻略影響,但現在想來那份攻略是十分早期的產物,而像是秘文骨板這一類的東西,都是后期玩家在游戲之中的身份一點點提高之后才逐漸為所有人所熟知的,因此攻略有疏漏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牧鬼記

    這件事反倒提醒了他,因為時間段的不同,一些攻略很可能會有局限性,他自己也必須拿出自己的經驗來判斷才行。

    布蘭多將手中的鎧甲遞給菲拉斯:“這是一套附魔鎧甲,骷髏騎士的魔甲沒什么特殊的力量,不過就是防御高得驚人。待會你拿去換上,從這里往里可就不僅僅只有魔靈了。”

    菲拉斯皺著眉頭看著布蘭多手中臟兮兮、灰撲撲的鎧甲,魔法甲胄即使是在《琥珀》中也是非常罕見和珍貴的魔法物品,他當然知道這一點。不過要他穿上一件才從死人身上拔下來的東西,實在是有些……

    菲拉斯咽了口唾沫,干巴巴地答道:“好吧,我會想辦法把它給洗一下的。”其實他也清楚,他在此行的隊伍之中基本上可以說是實力最差勁的存在。布蘭多將這套鎧甲給他,就是為了讓他之后不那么拖隊伍的后腿。丈夫歌無彈窗

    不過無論如何,他還是感激地看了布蘭多一眼,然后苦著臉接過這帶著尸臭的鎧甲。

    布蘭多再回過身,他估摸著外面的時間應該也快差不多了,因此加快了手上的動作。這次他從一堆碎骨中抽出了那骷髏騎士生前的武器——一把焰形的配劍。

    他把那劍一抽出來,身后的哈魯澤就忍不住啊了一聲。

    “怎么了?”菲拉斯這會兒已經很熟悉這位小王子了,立刻開口問道。

    “這是……”

    “這是獅子之牙,”布蘭多有些欣賞地看著手中這把劍,又有些意外地說道:“它是先君埃克身邊護衛的配劍,數百年來關于鍛造它的方法早已失傳。看起來我們這位騎士先生的身份有些歷史了——”吾道自尊無彈窗

    “嗯。”哈魯澤重重地點了點頭。

    “這劍有什么不妥么?”菲拉斯看著哈魯澤雙眼閃閃發光的樣子,就不禁有點好奇。

    “不,非常妥。”布蘭多在照明水晶的微光之下舉起劍,微微一笑:“先君埃克身邊的十一位騎士,個個都是閃耀一時的人物。哦,對了,芙蕾雅身邊那位不出聲、不出手的騎士先生,你看到了吧?”

    菲拉斯莫名其妙地點了點頭,他當然看到了那一直在人群之外的湖之騎士。

    “他們都是傳奇啊……”

    布蘭多一邊感嘆著,一邊轉過劍刃,將劍柄方向遞給哈魯澤。他對這位埃魯因的小王子笑了一下,問道:“怎么樣?”

    哈魯澤怔怔地看著這位伯爵大人的動作。鄉村首富最新章節

    “伯、伯爵大人……你要把它給我?”他幾乎有些不可置信。

    “歷史的文獻上說,獅子之牙屬于真正勇敢的人。你之前的戰斗,雖然還說不上優秀的戰士。但能夠戰勝自我的人,才是真正的勇士——”

    布蘭多答道:“難道它配不上你么?哈魯澤殿下?”

    “不……我、我只是……”哈魯澤既驚訝又有些興奮,他眼睛亮亮的就像是銀色的寶石一樣漂亮,忍不住一張小臉都憋紅了:“可是這是英雄的配劍啊,我、我只是覺得……”

    “你只是覺得你配不上它?”布蘭多搖搖頭:“如果你覺得你需要變得更加勇敢,那么就更應當拿起這把劍,去證明自己。”

    “何況你不僅僅是要為一把劍而證明——”無限掠奪帝國最新章節

    布蘭多將劍交到他手上:“這是你的戰利品,傳說山民的男人在拿到自己的武器時就宣告成年,因此從此以后這把劍就是你的責任。”

    布蘭多這么說著,一邊抬起頭,看到不遠處茜微微對他點了點頭。

    “我、我明白了,伯爵大人……”

    這是哈魯澤幾乎微不可聞的聲音。

    ……

    (PS:今天的六千字。嗚嗚,明天好像又要出門,到時候看吧。好煩啊。還好到十五號就結束了。這個年簡直就是個噩夢,另外繼續求月票。)(未完待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民权县| 黑水县| 宝丰县| 上犹县| 石首市| 祥云县| 高碑店市| 宁明县| 手游| 梁山县| 邓州市| 孙吴县| 靖西县| 彭泽县| 达拉特旗| 襄垣县| 丹东市| 大关县| 三河市| 子长县| 龙岩市| 桐庐县| 松潘县| 宝丰县| 阳谷县| 修水县| 仁化县| 磴口县| 阜康市| 玛多县| 勃利县| 栖霞市| 维西| 株洲市| 台北市| 阿勒泰市| 北海市| 浦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