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六十三幕 苦戰

作者:緋炎字數:5648更新時間:2016-08-16 20:00:10
    漫天皆是交錯的熾白色光線。

    像是光雨,撞擊在平臺上、熾亮的魔力輸送的管道上,或是與布蘭多、維羅妮卡、梅菲斯特交錯而過,又或者擊中夏爾將將張開的魔法防護罩,在上面激蕩開一層層劇烈震動的波紋;希帕米拉艱難地躲向平臺邊緣,但一束光線還是在她驚詫的目光中擊碎了她手中的祭祀手杖。另一些射向克魯茲的皇長子所在的方向,將冰窟打成蜂窩,大大小小的碎冰塊從天而降,砸在抱頭尖叫的詩朵與哈魯澤身上。

    第一層光束還未消退,而第二層光束又沿著前一層光束走過的路徑產生了,它們就像是漆黑畫布上乳白色顏料繪制的線條一樣在平臺中央分散,形同無數條游蛇一樣散射向在場的所有人。

    “布蘭多,那對獵人姐弟!”維羅妮卡忽然反應了過來。位面之狩獵萬界無彈窗

    布蘭多一怔,隨即面色大變,他們先前和寇華以及她的爪牙糾纏,戰斗沒有佩婭和亞魯塔什么事情。但這一次,寇華卻是展開無差別攻擊,那對獵人姐弟本身實力也就比普通人強一點,更遑論還在昏迷之中,如果被擊中,基本是兇多吉少。但問題是,先前根本沒有人想到這個問題,現在他們每一個人離獵人姐弟都有一段不短的距離。

    而白色的電光,已經近在眼前——

    布蘭多追悔莫及,只能眼睜睜看著慘劇在自己面前發生,他還記得自己親口答應了佩婭要庇護她和她弟弟,話猶在耳。

    但第一束電光射中距離佩婭很近的地方,在平臺上融出一個明亮的紅點,第二束調整方向,直刺向獵人少女的胸口,正是這個時候,一道出乎所有人預料的圣光防護從天而降,將獵人姐弟籠罩在其中,為他們擋開了攻擊。是希帕米拉,在場唯一能施展神術的存在!布蘭多反應了過來,但心中卻有不好的預感,他回過頭看到神官少女丟掉被擊碎的手杖,連自己都顧不得,先為躺在平臺上的佩婭與亞魯塔張開一面護盾。行天誅——王者之魂

    “保護自己,當心!”布蘭多當然明白希帕米拉這么做會付出什么樣的代價。

    一束光柱穿過她的左臂,希帕米拉慘叫一聲,微微一晃,而后一道光束又穿過她的小腹,“嗚——”神官少女咬著嘴唇發出一聲低鳴,鮮血如同泉柱一樣飛濺,她渾身是血地滾倒在平臺上。“希帕米拉!”布蘭多睚呲欲裂,但又一片光束向他掃來,他無可奈何只能翻身躲到一排魔力輸送管道之下,讓數十道光束在上面打出一片片火花,“夏爾!”布蘭多繞到管道下方,從束帶上解下一個瓶子,向著不遠處自己的巫師侍從丟了過去:“遞過去!”

    夏爾趕忙將護盾轉了一個方向,仍由光束嗡嗡嗡擊中青色的光盾上卷起一層層波浪,他順手接住瓶子,掂了掂,立刻猜出這應當是十三號圣水。江南醉酒塞北笑談作品目錄

    維羅妮卡正將劍揮得像是一面鏡子般,使光線一一折向,但她抬起頭,青色的眸子里已經映出第三波交錯的白線在寇華身后升起,這個時候整個空間都滿布白熾的電光了。

    “小家伙,梅菲斯特,得想個辦法,不能讓她這么隨心所欲地攻擊下去!”她也感到棘手起來。

    “領主大人,我這邊也遇到點麻煩。”夏爾也是滿心焦急,但射向他們的光束就像是傾盆而至的雨線一樣,讓他根本挪不動腳。

    這么下去當然不行,寇華擁有米洛斯作為源源不斷的能量源,活活都要把他們給耗死。布蘭多沉吟了一下,抬起頭沖頭頂上自己的老師喊道:“老師,你能不能想辦法攻擊到寇華,讓她沒辦法集中全力來攻擊我們?”五人之中,也只有梅菲斯特還有余力發起反擊。九域世界之李笑傳無彈窗

    梅菲斯特馬上向寇華殺了過去,一時間數不清的白色光束向他飛去,但每一道白線來到灰劍圣身邊,就被一面憑空出現的灰色反光面給反射了回去,白線有密集,反射就有多頻繁,灰之領域環繞在梅菲斯特身邊,一時間好像是粼粼閃動的波光一樣。

    而灰劍圣好像從白茫茫的電光與爆炸之中硬生生撕開一條裂縫來,讓寇華嚇了一大跳,“該死,該死!”她憤怒得連聲尖叫,連忙將大部分的攻擊力度都轉向梅菲斯特,這樣一來,布蘭多和維羅妮卡所承受壓力果然驟然減輕。

    但代價是,梅菲斯特也不得不暫且后退,他的秩序之力消耗得厲害。

    這個時候夏爾終于有余暇舉起護盾沖向希帕米拉,漫天白色的光束簡直像是曳光彈一樣,噼噼啪啪地打在他的護盾上,平臺上,甚至又有流彈擊中了正試圖重新爬起來的希帕米拉,少女肩頭又炸開一團血花,悲鳴一聲,徹底躺在了血泊之中。夏爾沖過去想要把后者拖回來,但就是無論如何總差那么一線距離,寇華好像看穿了他們的企圖,又調集了相當高的攻擊密度來阻止夏爾的下一步行動。天道巫神無彈窗

    夏爾手上的護盾時明時暗,魔力消耗驚人,他額頭上漸漸見了汗,再這么下去,他就必須退回管道下面了。

    布蘭多當然看到了這個困境,不由得心急如焚,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他高喊道:“夏爾,快把盾舉起來面向我!”

    夏爾微微一怔。

    “快!”布蘭多急得要死。

    “領主大人……您不能冒險……”希帕米拉斷斷續續的聲音忽然從心靈之中傳來,她像是強忍著巨大的痛苦低聲答道:“我……我追隨您的時間還不長,放棄我吧。”

    “什么時間長不長的,你以為我是商人嗎!”布蘭多瞪著夏爾:“快,這是命令!”

    夏爾苦笑了一下,也沒把護盾面向布蘭多,而是讓護盾的邊沿延伸了一段范圍,現在也可以覆蓋布蘭多所面向的方向了。“這還差不多。”布蘭多松了口氣,夸獎了一句。夏爾回答:“但你可別光顧著英雄救美而把我害慘了啊,領主大人。”夜中明燈行

    “廢話,難道你不想救人?”

    夏爾聳聳肩:“我掩護你。”

    “領主大人……夏爾先生……”希帕米拉躺在血泊中,喃喃道。

    而布蘭多自然是一刻也不停留,直接發動了閃劍,一劍斬向夏爾。“嗡——”一聲輕響,夏爾的護盾閃動得比任何時刻都要劇烈,他忍不住大驚失色地叫了起來:“領主大人,你是想殺了我嗎!?”

    “閉嘴!”布蘭多當然知道自己這個不省心的侍從是在和自己開玩笑,但他現在可沒這個心情。他從夏爾的護盾上收回劍,身影一閃,已經來到希帕米拉身邊,神官少女慘得讓他幾乎不忍心多看:渾身上下就沒有一處不染血的地方。他心中暗恨寇華下手之重,同時一把抱住希帕米拉軟綿綿的身體,這個時候一片白光向他掃來,布蘭多只得抱起希帕米拉一個打滾,滾到平臺邊緣,他在邊緣向下一看,驚喜地發現這兒正好有幾條管道可以藏人。武道問長生作品目錄

    布蘭多趕忙從那兒跳下去,然后將希帕米拉放到管道之上,小心翼翼地將她的頭扶起來,但立刻微微一怔,因為他看到希帕米拉滿是血污的臉蛋上淚水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住地往下流,少女緊閉著眼睛,面色蒼白,干裂的嘴唇微微哆嗦著,顯得十分害怕。

    他這才明白她先前說的那番話用了多大的勇氣,他心下一軟,拍了拍她的背讓她安心,然后再拿出一瓶十三號圣水來,讓她張嘴,然后給她一點點喂了下去。

    過了一會,希帕米拉才動了動睫毛睜開眼睛來,但海藍色的眸子里只有愧疚:“對不起,領主大人,我……”

    “夠了,你做得夠好了。”布蘭多答道,無論如何對于一個才黃金初階,而且沒怎么上過戰場的女孩來說,先前的表現都可以稱得上是完美。而且關鍵是勇氣,布蘭多心知肚明,希帕米拉身上的勇氣來自于對于他的忠誠,他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位神官少女對于他的忠誠好像比其他人都要來得虔誠,簡直像是信徒對于她的神祇的遵從一樣,他只能理解為可能是卡牌與性格的設定問題,不過即使如此,也足夠能打動他了。寒龍之無限黑暗

    “好好休息一下,接下來就交給我們了。”

    希帕米拉神色間滿是不甘,咬了咬嘴唇。

    布蘭多雖然說接下來交給我們就行了,但其實心中也沒底,寇華這一階段的攻擊實在有些離譜——連梅菲斯特都擋不住,他的實力已經僅次于圣賢了啊。他重新將希帕米拉輕輕放下去,然后抬起頭來,空間中交織著電芒與爆炸,寇華位于整個平臺的中心,輕松地操縱著數不清的白線攻擊每一個人,頭頂上忽然傳來一聲慘叫,布蘭多聽到那是哈魯澤的聲音,他心中一緊,明白已經不能再耽誤了。

    必須要給寇華本體造成威脅才行。

    只有冒險了,布蘭多拍了拍大地之劍的劍鋒。

    在交織的白光之中,黑暗寇華正感到自己體內的能量源源不斷呈幾何級數上升,她忍不住瞇起眼睛,心中好像有一種錯覺,只要揮揮手,眼前的一切都盡可以灰飛煙滅。這種掌控一切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即使是在紀元之前她的全盛時代,她也沒體會過如此美妙的快感,原來這就是在秩序世界中成為一位神祇的感覺,她舔舔嘴唇,開始有些喜歡這種感覺了。只有神不知道的世界無彈窗

    雖然面前不過是些蟲豸,不過操縱閃電為自己所用,用這些來自于自然的力量擊潰一切時,那種感覺似乎也不錯。

    她還游刃有余,而面前這些人已經苦苦掙扎了。

    而這個時候在她身邊,那些畫面又一次出現了,奧金斯已經化為了一片火海,下一座城市是十臂城,一個虛擬的沙漏正在城市上空倒計時,只要等到下一次能量滿溢,就是它的末日降臨之時。毀滅,對于黑暗寇華來說本身就是一種樂趣,她忍不住放縱大笑起來,哈哈的聲音

    像是惡魔的尖笑一樣回蕩在空間之中。

    梅菲斯特、維羅妮卡都是面色青鐵,但沒人注意到,正是這個時候在平臺下方,布蘭多早已經失去了蹤影。組團穿越到晚明無彈窗

    哈魯澤面如白紙地靠在冰壁上,好像很冷,一個勁地哆嗦著。學者小姐急得快哭出來了,她已經將自己背包里面那些僅有的幾件備用衣物全部蓋在小王子身上了,但后者的體溫還是下降得厲害,他身后有一大灘血跡,胸口上還不住有鮮血涌出來。

    “我……我要死了嗎?”

    “不對,絕對不會,對了,哈魯澤,你是不是長得和你姐姐一樣?”詩朵在萊納瑞特的示意下,不斷轉移小王子的注意力,好叫他保持清醒。

    哈魯澤弱弱地搖了搖頭。

    “真的嗎?”詩朵有些懷疑:“我不相信她比你還漂亮。”

    哈魯澤想哭,卻哭不出來,自己是個男人啊:“詩朵小姐,你這么說我一點……一點都不高興。”神雨閣無彈窗

    “你們是誰!?”這個時候,一直守在洞窟外面的勞倫娜夫婦的聲音傳了過來,當然,主要是菲拉斯大呼小叫的聲音。然后是一聲悶哼,以及打斗的聲音,皇長子立刻皺起眉頭向那個方向望去,很快,他們就看到勞倫娜攙扶著受了傷的菲拉斯退了回來。

    詩朵抬起頭,臉色立刻變了。

    因為她看到一群黑袍騎士從外面涌了進來。

    “萬物歸一會!”

    ……

    視野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茜忽然記起有一次在山林之中遇到狼群的經歷,仿佛就是眼下的場景,然而漆黑的山林中,皎月當空,狼嚎此起彼伏,狼群像是森林之中的幽影,一頭接著一頭,出現在四周。 狼在群體行動時狡詐而殘忍,就像是那些影影綽綽靠上來的克魯茲貴族,他們似乎在互相打著眼色,形同叢林之間包抄試探的狼群,低吼咆哮,露出白森森的獠牙,茜有些恍惚地搖了搖頭,恍惚之間才意識到那是貴族軍人手中寒光閃爍的長劍。重生之神話再臨最新章節

    克魯茲人正在重新將她圍起來。

    茜勉強半支撐著眼皮不垂下,她看到不遠處那個手持手弩的年輕人似乎在向她勸說什么,但聲音嚶嚶嗡嗡的,若遠若近,根本聽不清楚;而對方的表情好像被無限制的夸張了,他有時候露出微笑來,露出一排排整齊的牙齒,讓她不寒而栗。

    就這么過了好一會。

    她才看到有一個人向自己走過來,靠近她,她咬著牙向后退了退,卻發現自己根本無力抵抗。“領主大人……”茜心中一片凄然,她忽然感到害怕起來,害怕再也看不到自己的領主大人,害怕得近乎哆嗦起來。她臉色蒙著一層灰色,淚水止不住地流下來,這個時候有一把冰冷的劍鋒架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頭皮上一陣劇痛,有人抓著她的頭發將她頭拽了起來,她迫不得已看向對方——視線已經十分昏暗了,仿佛昏昏沉沉,勉強看清那人臉上有一條長長的傷疤,用有些玩味的眼神端詳著她。陰陽守序最新章節

    “山林里的母猴子,咦,你這個眼神是什么意思。”迷迷糊糊之中,對方哈哈大笑著說道。

    茜好像被刺了一下,使勁掙扎了起來,那人發出一聲怒罵,拽著她的頭將她在后面的冰壁上撞了一下。

    山民少女只感到眼前一黑,重重地咳嗽了一聲。

    然后她聽到一陣喝罵聲,那個年輕人好像在大聲斥責他的同伴,但茜卻感不到一丁點安全感,她只想蜷縮起來,好提供給自己一點點保護的感覺。但那人又扯她頭發將她的臉扳正,然后用手拍了拍她的臉蛋,好像對她說了一些什么。

    什么維羅妮卡,帕希魯家族,陰謀,叛國,女皇陛下,林林種種,其間似乎還提到了領主大人的名字。茜一個哆嗦,努力想要聽清楚對方說了什么,但聲音卻仿佛越來越微弱,好像從天邊傳來一樣,而她感到自己的眼皮也越來越重,困意一陣陣襲來。重生之大國重器作品目錄

    那人問完之后,就停下來看著她。

    她卻顯得有些茫然。

    然后就是重重地一記耳光,打得她木然地向旁邊一歪,她感到半邊臉一下就麻木了,腫了起來,眼睛也張不開了,只能微微地瞇著。但她還是咬緊牙關盯著那些人,那一刻就仿佛是福至心靈一般,茜明白過來,對方的目標不在她身上,他們想要對付領主大人還有維羅妮卡女士。

    這像是一股信念注入了茜的心中,讓她一下清醒了些許。

    在她已經變得異常狹窄的視線之中,她看到那個叫做巴巴恩的年輕人將審問自己的家伙拖開,然后兩人發生激烈的爭執。

    “不行……必須通知……領主大人……”

    山民少女腦袋里迷迷糊糊地只有這樣一個念頭。星宇世界傳奇公會作品目錄

    但正是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卻好像是鉆入了她的心靈深處:

    “茜,我記得你是叫這個名字對嗎?”

    ……(未完待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年辖:市辖区| 曲水县| 大庆市| 锦州市| 凤庆县| 盐山县| 彭阳县| 会东县| 广州市| 开江县| 电白县| 湖北省| 罗山县| 普宁市| 金山区| 丰县| 汾阳市| 尚义县| 乳山市| 辽宁省| 龙陵县| 芷江| 乐东| 芒康县| 南川市| 聊城市| 庄河市| 南漳县| 广州市| 武冈市| 视频| 汉寿县| 凌海市| 平罗县| 奉节县| 池州市| 乡城县| 东台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