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百七十四幕 反擊的前奏

作者:緋炎字數:4700更新時間:2016-08-16 20:00:10
    在山谷北邊的山隘處,一個小小的人類營地駐扎于此,營地駐扎于一片古樹環繞的林中空地之中,不過由幾頂灰色帳篷環繞而成,帳篷用繩索與木樁固定在碎石之間,不遠處還象征性地插了一根旗桿,白之軍團的紅白二色戰旗從上面垂下。

    營地中有十來個帝國騎士,不過大部分都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唯一能夠站立的只有四人,其中一個穿著毛皮領大衣、明顯貴族樣貌的人看來是這些帝國士兵的首腦,而另外三個,一個修女裝扮的女士,一個年輕的貴族,以及一具畏畏縮縮的

    骷髏架子。

    毫無疑問,這三人正是西德尼、布蘭多與腐朽騎士克羅特。

    ‘啪嗒——’,布蘭多皺著眉頭將赤紅的祝福丟到地上,還有身上一些雜七雜八的裝備,這些裝備經過白一戰之后都壞了個七七八八,好在在死霜森林的那場大爆炸之后他身上本來就剩不下什么東西了,不少裝備都是臨時從柏魯和煉金術大我的冰山總裁未婚妻

    師塔瑪那里拿來充數的次級魔法物品,壞了也不心痛。

    唯一值錢的就是洛尼亞之隙和一些戒指項鏈,而戒指項鏈這些部位的裝備本來就不容易損壞,至于洛尼亞之隙不愧是黃昏之戰時代流傳下來的古典裝備,在白的攻擊下竟然毫發不損,而且也多虧了這件胸甲,否則他當初未必等得到西德尼來

    救他一命。

    以白當時接近圣賢領域的力量,其實穩穩壓制沒有完善軀體的血脈天賦,但被洛尼亞之隙削弱一個法則等級之后,只剩下極之境界巔峰的力量就無法超越凡世的法則了,雖然依舊可以將他重傷,但好歹讓不屈天賦發揮了作用,也算是救了他

    一命。

    不過洛尼亞之隙雖然是完好無損地保存了下來,巴哈姆特之賜就沒那么幸運了,作為首當其沖受到白力量沖擊的部位,這件珍貴的手甲在在交戰中就直接炸掉了一半。布蘭多有些可惜地將這件手甲的殘片收起來放進次元洞中,準備看看今后無敵蛇皇

    有沒什么機會將它修復,這畢竟是幻想階的裝備啊,在《琥珀之劍》中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一想到這一點,布蘭多心中就對白充滿了不滿。

    雖然這么說對于梅蒂莎的姐姐來說或許有些不敬,不過那個女人死了之后竟然可以吝嗇到沒有爆出一件裝備來,仿佛所有的東西都隨她的靈魂一起燃燒殆盡了,就連那本馬維卡爾特之書的贗品也一樣。布蘭多一想到那本馬維卡爾特之書心中

    都在滴血,如果拿到那本書的經驗,他說不定穩穩可以提升到法則巔峰的境界,甚至有機會問鼎極之平原。

    但現在這一切都沒有了。

    還搭上了他自己的大半身裝備。

    他心中甚至有點懷疑,好像自從到這個世界來之后,自己的幸運值和在《琥珀之劍》中就好像掉了個個,一些以前他見都沒可能見到的神器——甚至包括力量水晶、大地之劍、洛尼亞之隙、火之界、山川的屬意、獅心劍這個級別的東西都一仙尊重生在校園無彈窗

    一經他之手,而且事實上大部分都不是他有計劃地去獲取的,這種運氣要放在過去游戲之中,就算是打死他他也絕對不會相信的。

    倒是這一次與白交手之后發生的這樣的情形,反而讓他有點回到了以前的感覺——布蘭多發現自己竟然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仿佛理應如此才對,反倒是之前那種情況讓他感到有點不安,好像一種做了虧心事的感覺。

    不過布蘭多仔細想了想,發生這種情況之前自己身邊似乎只有一個改變——那就是學姐又來到了他的身邊。

    “好吧。”布蘭多忍不住砸砸嘴,趕忙把這個荒謬的想法從自己的腦海中丟了出去。

    西德尼剛剛從營地外走了一圈又回到營地中,看到布蘭多的動作,才明白過來他之前的圣水是從哪里拿出來的,不過次元洞雖然罕有,但比起布蘭多身邊的其他東西來——比如布加人的艦隊、比如女武神似乎也算不得什么,何況外面傳言這都市至尊藥皇無彈窗

    位來自埃魯因的年輕伯爵是一位杰出的召喚師,召喚師大多都擁有自己的次元洞,所以西德尼想明白這一點之后倒是沒多驚訝,更沒有聯想到安曼身上去。

    不過她聽布蘭多一個人在那里嘀嘀咕咕,忍不住問道:

    “你在說什么?”

    布蘭多醒過神來,看了一眼地上雜七雜八的東西,連忙搖頭。“沒什么,”他答道:“整理一下東西而已。”

    西德尼看都不看地上那些破爛,只瞥了一眼不遠處那個被風之束縛法術定住的貴族一眼,問:“怎么樣,問完了么?”

    布蘭多點了點頭。

    面前這個帝國貴族叫做查爾斯,是班克爾人,騎士家庭出身,現在在白之軍團中任騎士長職務,他們此次的任務正是護送白一行人前往珀金圣堂。當然,名義上是護送,其實也是監視,布蘭多詢問過后,才明白這些人并不是第一次出來執行鷹掠九天最新章節

    這種任務了,而他們任務的潛在目的應當是尋找法坦港一帶的規則碎片,不過白顯然未對這些人說真話,那個女人顯然有能力找到法坦港的規則碎片,卻帶著這些人到處去走了一圈,也不知道是為了掩飾自己的真實目的,還是希望以此來為自

    己爭取更多的自主權。

    或許兼而有之,畢竟若是一開始就找到了法則碎片,她未必有時間到處去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

    不過布蘭多自然沒義務和面前這個被蒙在鼓里的家伙解釋,他向腐朽騎士克羅特確認過這些人口中的話的真實性,在得到了肯定的答復后就進一步從這人口中套出了更多東西,其中主要是包括白之軍團在奧韋欣附近的分布和駐防。當然,區

    區一個騎士長對這些軍事機密未必會有多了解,但是布蘭多本身也只需要一個大概就夠了,何況這人見過亡靈,對于這些骨頭架子也沒多大忌諱,說明他肯定早就接觸過這些東西。布蘭多一問之下果然,有亡靈軍隊在奧韋欣附近駐扎早已不是人性解剖無彈窗

    什么秘密,只是白之軍團禁止除了軍隊之外的一切人越過金針森林前往法坦港,所以這個消息才被封鎖得這么死。

    “那些亡靈來自哪里?”他問道。

    “山里——”查爾斯爵士覺得自己倒霉透了,誰愿意在這個時節陪一群骨頭架子出來執行任務,在這山口喂冷風。這還不夠,那堆骨頭架子果然辦不成事,把事情搞砸了,還把自己也連累了進去,查爾斯爵士事實上已經在考慮后路,若是可

    以的話,他絕不愿意多說出一個字,不過面前這個年輕人手上的劍架在他脖子上,劍刃上滲出的冷意讓他心驚膽戰,嘴巴不由自主就說了實話。

    但他事實上也說不出個什么所以然來,大部分人都知道這些骨頭架子來自山里面,據說是被幾個死靈巫師控制的,而這幾個死靈巫師為軍團長招降,現在為他們服務。這是奧韋欣流傳得最廣的一種說法,和官方解釋也相近,當聽布蘭多問起獒唐最新章節

    的時候,他想也不想就回答了出來。

    布蘭多用劍刃拍了拍這家伙的脖子,看他嚇得臉色慘白的樣子,忍不住感嘆看來帝國的貴族和埃魯因的貴族似乎也差不多,除了年輕人還有熱血之外,稍微年長一些就已經和這樣的蛀蟲沆瀣一氣。這是個最壞的時代,但也充滿了機遇與挑戰

    ,東方那個黑暗的帝國與克魯茲都在這個時代開始了他們之后百年的改革,如果埃魯因在這個時候站住腳跟,未必不能走出自己的一條路來。

    只要還有時間,就還有希望。

    不過查爾斯的話也證明了他心中的預想,這家伙果然不是什么高層人士,對于亡靈大軍所知有限,恐怕大多都是道聽途說,對于內幕還沒自己了解得多。山鄉新兒女最新章節

    于是他又問起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有沒有最近有沒有軍隊往瓦拉契方向調動,沒想到這一次卻有了意料之外的收獲。他敏銳地觀察到查爾斯哆嗦了一下,幾乎是下意識就明白過來這家伙絕對知道什么,經過一番追問——當然,依舊是刀劍

    開道,在用大地之劍與這位查爾斯爵士的脖子好好來了一番親密接觸之后,這位帝國貴族終于還是開了口。

    不問不知道,一問之下才明白這家伙竟然有一個弟弟正好在被調動的那支軍隊之中,毫無疑問,這位騎士大人的弟弟也是個口風不嚴的家伙,對方雖然只在這次行動中擔任最外圍的護衛工作,但也大概了解到這次調動大概是個什么情況。一

    共六十四名騎士,三名騎士長,護送一名‘死靈巫師’前往布梅,至于路線和一些細節則一概不知,這也符合對方的身份和地位。變身在漫威世界

    但這些東西布蘭多也用不著,因為尤塔早就發現了這支亡靈大軍,至于那死靈巫師究竟是個什么東西布蘭多心中也一清二楚,不需要假借外人之口再復述一遍,而查爾斯所說的這些東西就完全已經足夠了。

    他之前最擔心的就是護送的騎士中究竟實力如何,他現在手邊可以調動的最高戰力就是他的老師梅菲斯特,極之境界的實力,聽起來十分可怕,但在帝國境內也有那么三五個,除去瓦拉之外,還有圣殿騎士團的正團長大衛,以及帝國的首席

    宮廷大法師安布萊爾,剩下一個是赤之軍團的軍團長、帝國四劍圣中最強的一個,赤之劍圣杜克公爵——這些人的政治傾向清一色地忠誠于皇權派,可以說是康斯坦絲的死忠;更不用說那個女人現在又收服了女巫一脈,極境強者包括女巫之王聯盟之魔王系統作品目錄

    和阿斯嘉麗在內數量驟然之間增加了近乎一倍,這些女巫神出鬼沒,在沒確定她們的位置之前,他絕不敢輕易讓灰劍圣離開法坦港。

    何況還有山民、塞尼亞人以及敏爾人的遺民,這些歷史悠久的民族中隨時崩出一兩個隱居的極境強者來他真是一點都不意外,正因如此,他才不得不小心行事。

    排除了梅菲斯特,他手邊可以動用的最高戰斗力其實就是女武神布倫希爾德姐妹,但雖然是古代兵種,但現在她們的實力其實也有限,單從戰斗力上來說,估計比他還要稍微差一點。她們和他加起來,要對付一個貨真價實的極境強者不取巧

    的話,除非只有事先安排好的偷襲才有一點點可能性取勝,但要正面對上,十有八九是輸。高武的娛樂巨星

    不過顯然既然對方只有六十四名正式騎士,三名騎士長,那就簡單了,按照白之軍團的水準,正式騎士也不過就是黃金中下游的水平,騎士長估計也就和面前這家伙差不多,頂天黃金巔峰,就算是有個別佼佼者可能到達了要素顯化階段,但

    也不放在他眼里。

    別說要素顯化,就算開化又如何?他坐擁時空要素,又經歷幾次生死之間的感悟,還接觸過圣賢領域、甚至是存在性力量這一級別的東西,在真理之側這一境之中除非有掌握和他同樣水準要素、并且經歷也和他不相上下的家伙,否則他真沒

    什么好怕的,那種半吊子要素開化甚至真理之側,他說不定都可以一個照面秒殺。

    想通了這一點,布蘭多轉過劍柄直接將這家伙拍暈,讓已經被嚇得幾乎快崩潰的查爾斯爵士終于‘幸福地’人事不省過去。然后他才轉過身對一旁的西德尼說道:“西德尼女士,既然我們已經是同盟,眼下我馬上就要和女王陛下開戰,作為怎么又是天譴圈最新章節

    盟友,我就不客氣了,有些事情我可能馬上需要委托你去辦。”

    西德尼點了點頭,默認了這種關系,問道:“請講。”

    布蘭多仔細講述了一番,這位獅子圣宮的圣女像默默聽著,不過偶爾點頭。時間過得很快,山谷中忽然傳來一聲清越的鳥鳴,布蘭多抬起頭來向那個方向看去,他聽出那是杜鵑的聲音,在梅茲一帶有許多這樣的鳥,在瓦拉契,甚至有很多白

    尾杜鵑,山民將之稱為神鳥,不過在這里還看不到那種美麗的小生靈。

    他默默拿出兩枚傳訊水晶,分別激發之后,對其低聲說道:

    “夏爾,尤塔——”

    ……

    (PS:有點卡文啊,今天。)(未完待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化德县| 景谷| 盐亭县| 敖汉旗| 黔东| 台东市| 丹寨县| 岢岚县| 阜平县| 阿图什市| 成武县| 泗洪县| 贡山| 沛县| 呼和浩特市| 兴业县| 大荔县| 当涂县| 库车县| 咸宁市| 平昌县| 彭州市| 松滋市| 黔西| 锡林郭勒盟| 上虞市| 昭通市| 德格县| 公主岭市| 荥经县| 松溪县| 西昌市| 方正县| 蕲春县| 固原市| 内江市| 郁南县| 邓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