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零六幕 拂曉之焰 VII

作者:緋炎字數:4766更新時間:2016-08-16 20:00:10
    “那么我先回去了,肯特先生。”

    “去吧,路上小心點,眼下外面可沒那么安全。”

    老肯特搖了搖頭,看著塞緹的身影消失在旅店外的暮色中,才關上大門,準備打烊。他已上了年歲,這些年手腳也愈發不靈便起來,緩緩回過身,卻赫然發現身后還站了一個人,不禁嚇得一個哆嗦,然后才發現對方是那行客人中的那個女人,他不知道對方叫什么,她三天前和同伴一起在這里住下,其所擁有的美貌自然就令人記憶深刻,何況近乎完美的臉蛋上還落下了一些令人惋惜的淡淡的傷疤,就更令人印象深刻了。

    老肯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只覺得一天沒見,這位女士臉上的傷疤又淡了一些。他自嘲地想這怎么可能,或許自己真是見了鬼,產生了錯覺。

    “小姐,有什么吩咐么?”老肯特有些謙卑地答道,幾天下來他已隱隱感到對方的語氣和習慣透著一股慪氣指使的感覺,這種感覺他在城內那些貴族小姐、老爺們身上見得多了,但一位貴族大小姐怎么會跑來他這個偏僻的地兒住店,這個問題他可不愿意去多想——這年頭帶腦袋的人未必活得更長:“是大家餓了,要點夜宵還是別的什么的,廚房里還有些材料……”扎彩匠最新章節

    “是叫塞緹么,這個姑娘。”德爾菲恩嘴角微揚,她的目光穿過另一邊的楓木窗戶,有幾片梧桐葉從窗外垂下來,染上了晚霞的紅色,在風中微微晃動著。她盯著塞緹的背影在薄暮中消失的方向,紫色的眸子里靜靜地倒映著夕陽。

    “是啊,這是個可憐的姑娘,聽說她哥哥上了戰場,老克里斯身體又不好,照顧弟弟妹妹還有家里的活兒全落在她身上了,”老肯特忍不住嘆氣搖頭:“老克里斯有個好女兒,只是運氣太壞了,幸運女神從不垂憐那些最為不幸的人。”

    “她不住在這里么?”

    “不,她每天都得回去,這是我特許的。”

    “她哥哥上了戰場,在東邊嗎?”

    “這我可不太清楚,小姐,大概是在南邊。”一線洞天

    “在南邊。”德爾菲恩微微瞇了一下眼睛:“那個接她的人是誰?”

    “接她的人?”

    老肯特愣了愣。

    “或許,”德爾菲恩笑著說道:“也可能是我看錯了。”

    “什么?”

    “沒什么,我是說夜宵什么的就不必勞煩老人家了,如果真有需要的話,塞緹小姐在的時候我自然會讓她幫忙的。”

    “瑪莎在上,感謝您的善心。”

    老肯特忍不住十分感激地看了這位女士一眼,這么好心腸而又美貌的貴族小姐如今在魯施塔可不多見,“但愿金炎能常隨她左右,眷顧這位善心的小姐。”他忍不住心想。而德爾菲恩對此只是靜靜地笑了笑。濃情百分百:陸少你甜齁了

    ……

    旅店外,一位穿著短衫的年輕人抓著塞緹的手,拽著她向圣水銀大橋的方向走了幾十米遠,直到遠遠離開‘貓與胡須’的視野之后才停下來。“怎么了,阿爾?”塞緹不解地問道。“有人在監視你。”年輕人壓低聲音答道。

    “監視?我?怎么會?”塞緹忍不住回頭去看旅店的方向,現在它早已變成了大道上的一個小斑塊:“肯特大叔他是絕對不會那么做的。”

    “那就是另有其人。”

    “你是說那些客人?”

    “或許是,總之你小心一點,塞緹。”年輕人轉過身,看著她認真地提醒道。

    塞緹忍不住掩口一笑:“你擔心多余了,阿爾,我和他們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不過還是謝謝你。”她臉紅了紅,忍不住緊了緊被年輕人握住的手,感到手心中的暖意一直傳達到心中。“阿爾,你找我有什么事?”最強一級殺手最新章節

    “今天晚上的禱告會,你可別忘了。”

    “怎么會呢,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嗎,為什么突然提到這個?”

    “主祭們說,今天晚上就是那個最重要的日子。”

    塞緹微微一怔,眸子里閃過一絲明亮的光彩,下意識地屏住呼吸問道:“要……開始了嗎?”

    年輕人面色陰沉地點了點頭:“今天過后,有得那個老巫婆好看的,我早晚有一天會親手為佩伯報仇!”

    “阿爾,謝謝你。”塞緹輕聲答道,但她心中隱隱有些不安:“可我們真的可以做到嗎?”

    “當然,你忘了那個老巫婆干了什么嗎,聽說這個該死的國家最近又打了敗仗,打了敗仗就意味著需要更多的兵源,塞緹,克里斯大叔他不能再上戰場了——”年輕人并沒有這么多的見識,不過這不妨礙他將主祭們平日的言辭拿來用一下——雖然他并不見得喜歡那些人,但也不得不承認對方說得很有道理,他們以前總看不到這么遠,總是默默地承受苦難——這番話好像點燃了他心中的火焰,他抿著嘴唇,眼神深處名為復仇的烈焰熊熊燃燒。染指上癮:秦少婚謀已久最新章節

    想到自己年邁的父親,塞緹不由得沉默了下去,她還有兩個弟弟與一個妹妹,無論如何,她都必須站出來保護這個家。

    “對了,主祭馬里安特意提到你,”年輕人忽然想到什么,轉變了口氣:“他讓我轉告你,今天晚上務必不要缺席。”

    塞緹微微一怔,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突然變得重要起來,不過她隨即想到那些苛刻的教規,明白自己能做的只有服從:“我明白了。”

    兩人之間隨即陷入沉默,他們靜靜地走在圣水銀大橋上的步道上,看著夕陽在河面上留下的片片金光。過了一會兒,年輕人才再度開口道:“塞緹。”他的口氣變得輕柔、充滿了情感。

    “嗯?”

    “我總覺得那些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人,等到事了之后,我們離開吧。”天道宗門

    “可我還有弟弟、妹妹,我父親他……”

    “讓我來照顧他們,”年輕人迫切地打斷她道:“我們帶上他們,帶上所有人,遠遠地離開這里。”

    最后一絲光被河水吞沒了,只剩下天邊的云霞還熊熊燃燒著。

    塞緹心中一片甜蜜,她反手握住對方的手,輕輕點了點頭。

    ……

    旅店老板畢恭畢敬地向德爾菲恩告了個辭,然后蹣跚著離開了。宰相千金站在窗邊,再看了一眼大道上壯美的暮色,高深莫測地笑了笑,才轉身上樓。

    在二樓的房間中,布蘭多正在分析情報,幾天以來從安妥布若使節團、從那澤爾人、還有從法伊娜、德爾菲恩聯系到的那些城內的貴族中傳來的林林種種的消息匯聚在一起,總算是將這座城市內正在發生的一切勾勒出了個大致的輪廓。神醫高手在都市作品目錄

    梅蒂莎神色認真地坐在一張高背椅上,用一支羽毛筆仔細地將這些情報記錄在羊皮紙上,法伊娜在一旁柔聲口述,她寫完一張,就將之拿起來放到一旁。布蘭多隨后將之整理起來,堆疊在一起放在書桌上,書桌上最后一縷陽光正依依不舍地離開,窗外已是一片朦朧。

    他回過頭,正好看到銀精靈公主的側臉,最后的陽光正落在她的額頭與下巴之間的部位,在交錯的光線下少女臉蛋的輪廓上有一層細細的微不可察的絨毛,看起來顯得格外可愛。

    “領主大人,看起來白銀女王對被關押在苔堡的貴族們限制并不嚴厲,至少從這封信就能看出端倪……”

    “領主大人?”

    梅蒂莎轉過頭看到他在看什么,臉不禁騰地紅了:“領主大人……”他心尖的朱砂痣最新章節

    一旁的法伊娜適時停下轉述看了過來,忍不住皺了皺眉。面對兩人的目光,布蘭多終于回過神來,尷尬地咳了一聲:“那個……抱歉,說到那里了。”

    “信……。”

    布蘭多這才回想起梅蒂莎口中提到的那封信來。

    信的主人他并不陌生,正是前帝國青之軍團的軍團長,法伊娜的導師,曾在信風之環和冷杉領和他有過兩面之緣的維羅妮卡女士,這封信是她在得知法伊娜在城內動用關系探查她和花葉大公的消息之后托人輾轉送出來的。

    由于維羅妮卡并不知道他已經在帝都附近,因此信上對法伊娜描述的也只是她和花葉大公在苔堡內的近況,他們在苔堡受到的對待還算寬厚,除了被限制自由之外,并沒有受到如同外面所謠傳的苛刻的責罰,不過從字里行間,還是能看出這位女軍團長焦躁的情緒。鴻漸于磐無彈窗

    她幾次在信中提到了自己對白銀女王近日來的這些舉措的憂慮與不安,看得出來這位女軍團長閣下并不是一心站在女王陛下的對立面,她和路德維格的貴族們一起站在皇長子一方不過是因為她并不看好白銀女王的選擇,不希望這位女王陛下瘋狂的舉措將帝國帶入一個萬劫不復的深淵而已。

    比起北方貴族之間赤裸裸的利益糾葛,這封信上所蘊含的情感反而更讓布蘭多能夠接受,這并非是利己主義者所能理解的,一種長遠的眼光、希望祖國能夠穩定,生活在國家最底層的那些人也能夠享受繁榮所帶來的利益,這是一種高尚的情感,并非盲目,只是著眼于未來。

    雖然分屬于不同的國家,但布蘭多卻能對這種愿望感同身受,區別在于他曾經親身經歷過這樣一段歷史,然而維羅妮卡女士卻能憑借自己的眼光洞悉未來。浮引三生無彈窗

    只可惜此刻帝國已經深陷戰爭的深淵,這位女軍團長卻身陷囫圇,甚至難以自保。

    他想了一下,答道:“這說明白銀女王還沒下定決心,這些貴族中有一部分是可以拉攏的,只是她抽不出手來而已。”

    “如果我們在法坦港敗了的話……”梅蒂莎忍不住提到。

    “那么誰死誰生就已經是定論了,”布蘭多接過話頭:“所幸我們贏了,女王陛下得另外找一個機會來展示她的力量,去統懾人心。”

    法伊娜在一旁顯得有些心神恍惚,她本應當感到憂慮——苔堡內傳來的消息雖然是這段日子以來她所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但這不代表她可以高枕無憂,那位女王陛下按兵不動只是因為還沒有十全的把握,等到路德維格局勢一定,梅霍托芬家族就像砧板上的肉,將任其宰割。退后讓為師來無彈窗

    她絕不會幻想自己的家族是那個喜怒無常的女王陛下可以拉攏的那一部分貴族,因為即使花葉大公無心叛亂,但他們與北方貴族千絲萬縷的聯系卻無可辯駁。

    布蘭多的話無疑證明了這一點。

    但此刻的花葉領大小姐卻顯得有些神思不屬,她看看布蘭多,再看看梅蒂莎,臉上的神色有些患得患失。

    布蘭多并未注意到這位大小姐的異常,繼續問道:“那澤爾人有來聯系過么?”

    梅蒂莎搖了搖頭,她將一張羊皮紙放到布蘭多面前:“這是瑪格達爾公主送來的消息,上面提到一個地方。”

    “什么地方?”

    “并不是確定的位置,不過上面提到最近一周內白銀女王康斯坦絲曾經有兩次到過那附近……那里是郁金香區。”青云仕途最新章節

    東線剛剛失利,眼下這個時節白銀女王顯然不可能有什么心情去參加游園活動,或者說拜訪什么無關緊要的角色,她在這個時候還會抽空前往的地方,定然沒那么簡單,雖然也有可能只是煙霧彈,但不由得不布蘭多不重視起來。

    他正要去看地圖,這個時候法伊娜終于忍不住開了口:

    “我知道那個地方,布、布蘭多,那里是舊親王別墅,先王的弟弟,西里斯親王的舊邸。”

    聽到這個地名,布蘭多總算記起來這個地方:“就是那個戰死在圣戰中的親王么?”

    “還有他的兩個兒子一起。”法伊娜補充道。

    她盯著布蘭多,咬了一下下唇。

    梅蒂莎有些奇怪地看了這位花葉領大小姐一眼,再看了看自己的領主大人,銀色的眸子里忽然閃過一絲聰慧的了悟之色,小小的嘴角不著痕跡地翹了一下,心中忍不住感到有些有趣。但她面上并未露出端倪,一本正經地繼續說道:“在這座舊邸附近還有一處地方,哪里有重兵把守,安妥布若使節團即使每天經過那附近也會受到嚴格的盤查——”我居然是富二代

    “那是什么地方?”布蘭多一皺眉,心想怎么越來越復雜了,難不成那位女王陛下在帝都內到處設置禁區。

    “寒露莊園。”

    ……(未完待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海阳市| 湟中县| 望谟县| 永修县| 射洪县| 汽车| 蒙城县| 五莲县| 泸西县| 秦皇岛市| 吴江市| 贵港市| 池州市| 拉萨市| 诏安县| 沁阳市| 卢龙县| 沧源| 汽车| 黔西县| 虹口区| 名山县| 雷波县| 东宁县| 拉萨市| 会泽县| 贵州省| 西乌珠穆沁旗| 观塘区| 盐源县| 宁远县| 新竹市| 阿坝县| 祁门县| 泗水县| 陵水| 奎屯市| 凌源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