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二百二十五幕 信任

作者:緋炎字數:3613更新時間:2016-08-16 20:00:10
    列文在信上所說的那個人,如果說元素疆界一行之前,布蘭多可能還會感到莫名其妙,但現在他卻再清楚不過——那就是安蒂緹娜,白.提亞馬斯的丈夫與其前妻所留下的兩個孩子的后裔。她身兼西法赫王室的血脈,同時在冷杉領、安培瑟爾、公主與王黨的爭執以及其后的第二次黑玫瑰戰爭中堅定地站在傳統的南方勢力一邊,可以正是那個身兼了兩方的名望,即列文在信上所說‘是一位能夠承載兩個家族過往恩怨與歷史的國王’。

    雖然埃魯因沒有女王的先例,但走到眼下這一步大家心中其實都能明白,埃魯因這個古老的王國是該到了改變傳統的時候了。哈魯澤很優秀,但卻并不適合成為一位王者。格里菲因與列文各自代表著南方與北方的勢力。而作為布蘭多自己來說,首先名不正則言不順,他在格里菲因身邊輔佐公主殿下攝政埃魯因,身份是一位效忠于科爾科瓦正統血脈身負榮耀的騎士,正因此他才能夠獲得高地騎士、蘭托尼蘭以及維埃羅大公一系列好感。但若他按照哈魯澤的意愿接過埃魯因的王冠,那他就是卑劣的篡位者,他的名聲和榮譽會因此而消失殆盡,甚至于南方原本的同盟也會因此而分崩離析。重生之軍少你過來最新章節

    或許布蘭多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聲與榮譽,但卻不愿意看到南方重新回到安培瑟爾之戰前四分五裂各自為政的狀態,那對于這個古老的王國來說可以說是一個災難。

    哈魯澤心地單純,只考慮了事物好的一面,布蘭多相信他在信上提到的禪位一事絕對是出自其真摯的想法。但布蘭多也深知人心復雜,貴族們絕不會這么簡單地看待這個問題。事實上僅僅是一位權臣的崛起便令傳統的貴族勢力感到不安——他從出使克魯茲開始王黨的一系列舉措都表明,讓德內爾與戈蘭—埃爾森的貴族正試圖使他邊緣化,并削弱他在格里菲因公主面前所受的信任——由此他們更不會容忍他以親王的身份登基。

    至于公主殿下,她看得可能比她的弟弟更深遠一些,但她同樣要面對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那就是否要選擇相信布蘭多——相信一個自從安列克時代以來,甚至超越了安列克大公權勢的權臣。忒彌斯的守護最新章節

    這絕非空言恫嚇,布蘭多是托尼格爾領主,但事實上控制著讓德內爾、弗拉達—佩斯和安列克南部的大部分丘陵地區,占據著埃魯因近乎六分之一的土地,同時還掌握著這個古老王國最強大的軍事力量。

    簡單的說,若是第二次黑玫瑰戰爭布蘭多與他所屬的力量選擇袖手旁觀,那么埃魯因面臨的絕境甚至還要超過歷史上,也正因為這個原因,格里菲因公主才會堅定地站在布蘭多所代表的瓦爾哈拉的勢力一邊。

    因此格里菲因明知道哈魯澤的選擇會帶來什么后果,但她還是果斷地支持了自己的弟弟,一方面確是因為哈魯澤并不適合成為埃魯因的國王,而另一方面,她是將這個選擇權交到他手上,想看清他的本心。

    布蘭多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他忽然折疊起列文.奧內森.西法赫的信,又打開哈魯澤的信,直接翻到最后一頁,果然在左下角發現了一枚銀百合頁的紋飾。驚魂停車場作品目錄

    這枚紋飾,與她當日送他的那枚胸針的圖案一模一樣,正是所屬于公主殿下的私人紋章,它同時也能證明這封信的真實性,若是布蘭多將這封信拿到埃魯因的貴族議會上公開,哪怕他最終無法獲得大多數人的支持,但科爾科瓦王室也會因為這封信而失去正統性。

    布蘭多拿著這兩封信,一時間竟感到重若千斤,那是兩份沉甸甸的信任,一份來自于那位北方的王長子,一份來自于公主殿下。

    最終,格里菲因公主將王國的命運,她和她弟弟的命運,毫無保留地交到了他手上。

    埃魯因未來如何,或許就取決于他的下一個念頭。

    毫無疑問,那位北方的王長子也深深地明白這一點,因此他在自己的信上推辭了一個機會,那可能是西法赫家族自從失去獅心劍的眷顧以來距離埃魯因王位最近的一刻。萬劫龍尊作品目錄

    但為了埃魯因的未來,他將這封信借由公主殿下與芙蕾雅之手,交到了布蘭多手上。

    布蘭多從來不曾了解過這位王長子殿下,在歷史上對他的描述甚少,只知道這是一個智慧、富有野心的人,他有遠大的理想與抱負,正因此布蘭多長久以來都小心地提防著這位王長子殿下的一切舉動。

    但今天,布蘭多忽然明白了這份理想為何,抱負為何。

    “看到了嗎,公主殿下,學姐,還有大家,”布蘭多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忽然感到眼睛有些發澀:“我們并非孤身作戰,在我們的目光所看不到的地方,也許多人與我們并肩站在一起。”

    他抬起頭來,眼前仿佛并非陰沉的大廳,而是回到了托尼格爾的丘陵之間,回到了安培瑟爾的河川與平原之上,他看到一片片閃耀的旗幟,與高高舉起的長劍。錦衣書劍作品目錄

    騎士們齊聲誓約:

    ‘愿黑松長青,

    愿埃魯因長存。

    愿理想閃耀如初,

    愿長劍鋒芒如故。 ’

    文明之火在黑暗的荒野上薪火相傳,布蘭多就像是得到了其中一支火把,在持有火把的兩人信任的目光中,火把被交到了他的手上。

    他默默地收起兩封信,那一刻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芙蕾雅。”他說道。

    “怎么了,布蘭多?”芙蕾雅不太明白為什么布蘭多讀信讀到一半忽然變得嚴肅起來——那信上莫非有什么不好的消息?王長子殿下打算對南方動手了?她心中胡思亂想到。

    “你知道我讓你到這里來的緣故么?”變身二次元便當少女無彈窗

    芙蕾雅搖了搖頭。

    “主要有兩個原因,”布蘭多答道:“第一是關于你的女武神印記的傳承,我認識了一位女士,她擁有與你相似的力量,可能會知曉你力量的來歷與教導你怎么在戰斗中去運用它。不過關于這一點,安德莉亞小姐待會會單獨告訴你相關的事情,在這里我便不再贅述,以免浪費時間——”

    “安德莉亞小姐是——?”

    布蘭多回過頭,目光看向露臺方向,站在德爾菲恩身邊的安德莉亞連忙向這邊招了招手。其實芙蕾雅早就注意到這個少女,趕忙向她點頭示意。

    “第二呢?”芙蕾雅回過頭問道。

    “第二,才是我讓你來這里的主要原因。”
秘境都市作品目錄
    芙蕾雅聞言神色一肅,表情嚴肅起來。

    “埃魯因與瑪達拉的戰爭已告一段落,但并不是因為我們戰勝亡靈,而是因為亡靈與我們正面臨著另外一場戰爭。”

    布蘭多一邊將瑪達拉與晶簇的戰爭,黃昏對沃恩德威脅以及瑪達拉女王的計劃和盤托出。芙蕾雅仔細聽完他的陳述,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然后皺著眉答道:“說起來,那些怪物……我在埃魯因也聽過類似的傳聞。”

    “什么?”布蘭多吃了一驚,黃昏之龍的爪牙已經出現在埃魯因了?

    芙蕾雅思索了片刻,答道:“和克魯茲人有關系,自從殞月之災后,有許多來自安澤魯塔的難民從北邊邊境涌入王國內。難民中有人提及發生在北方的戰爭,言語之中便有類似的怪物……”臭美天君最新章節

    “克魯茲北方的戰爭……”布蘭多這才明白過來,他想起瑪達拉女王的話,問道:“有沒有關于那場戰爭的細節?”

    “沒有,據說那場戰爭發生在崇高內海北方,埃魯因境內來自克魯茲的難民大多是來自于安澤魯塔,關于那場戰爭也只有一些片面的流言而已。”芙蕾雅搖了搖頭答道:“布雷森你還記得嗎,白獅軍團在北方接納了很多難民,我也是從他們那里聽說的這些事情的。”

    布蘭多記起這個名字來,兩年之前,對方還在布契找過自己的麻煩,仿佛是轉眼之間,他便與過去有了一層隔閡,關于警備隊的一切記憶仿佛都是很久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他順便問了一句馬登隊長的境況,在得知對方已經回到了布契,仍舊擔任警備隊長一職之后,不由得笑了笑。我在大明做翻譯無彈窗

    芙蕾雅繼續說起北方那場戰爭,總體來說似乎情況并不太好,風精靈越過黃金森林向埃魯因北方靠近,像是在防范什么。但由于王國內部剛剛經歷了一場戰爭,公主殿下還沒來得及排出使節。

    布蘭多想到了什么,答道:“也好,風精靈們至少緊張起來了,或許這能讓我們的計劃更容易一些。”

    “可是布蘭多,”芙蕾雅不那么樂觀:“關于埃魯因與瑪達拉結盟這件事,在王國內部意見并不如你想象中那么統一。你還記得我之前質問你的那個問題嗎?在瑪諾威爾、卡拉蘇、維埃羅與戈蘭—埃爾森這些飽受戰火的地區,持有相同看法的人不在少數,王黨抓住這個機會,已經不止一次在公主殿下面前攻擊你,他們不會樂于看到你的影響力在王國內部進一步變大的。”

    布蘭多冷笑一聲,他早已料到這些事情:“跳梁小丑罷了,這些鼠目寸光的家伙不過是癬疥之疾。”

    “那么布蘭多,”芙蕾雅見他胸有成竹,便不再勸阻,在她心中,沒有布蘭多無法做到的事情,自從他們在里登堡的重圍之中殺出一條血路時,她就對于這一點毫無懷疑:“你想讓我給公主殿下帶回什么樣信息?”

    ……(未完待續。)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pk10买8码杀2码好方法 上栗县| 枣阳市| 清流县| 咸宁市| 丹东市| 汝南县| 陕西省| 神池县| 平邑县| 凌源市| 靖江市| 历史| 上饶县| 平安县| 盐亭县| 光山县| 平武县| 若尔盖县| 武穴市| 滕州市| 新巴尔虎右旗| 大英县| 泰和县| 无极县| 临洮县| 长垣县| 蓝田县| 将乐县| 兴仁县| 南木林县| 沙湾县| 林芝县| 酉阳| 玛纳斯县| 绵阳市| 聂拉木县| 萨迦县| 巢湖市|